【远东谍都】哈尔滨往事:间谍大战

小李的小百科

在一个驻有20多个领事馆、外交使团和30多个国家的侨民的城市——哈尔滨,由于各国利益的相互竞争、角逐、博弈和厮杀,它必然而且也的确被世人称之为间谍、特务、侦探、杀手充斥,谍影迷蒙,谍战不休的国际间谍之城。这些间谍特务有的是国家派遣的,有的是私人御用的;有的是官方豢养的,也有的是职业雇佣的;有只为一国服务的单料间谍,也有为多国雇佣的多料间谍;有职业的,也有兼职的甚至有为了生计而不时为别人收集情报的普通人。40年代在国民党的陪都重庆上演的电影《日本间谍》,爆料的加拿大人范斯白就是在哈尔滨的曾经被四国雇佣的国际职业间谍。

甲午战争以来,因为争夺在中国东北的霸权,日俄成为势不两立的宿敌。所以在哈尔滨的间谍大战当中,最为炽热、最为激烈的是日本与沙俄而后是苏俄之间的间谍大战。

日本是间谍大国。早在甲午战争前,日本编写了长达2000多页的中国情报大全《清商通览》一书,汇总了自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派往中国大陆的间谍所收集的关于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地理、交通各种情报,浩如烟海、细如棉针,有评论称这部谍报大全犹如将中国这个巨人裸体地放在了手术解剖台上。日本正是由于对中国国情了如指掌,所以它敢于发动甲午战争并取得了成功。

可是,日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赢得了清朝政府,却败在沙俄脚下。日本企望割地辽东半岛不成,反倒让沙俄摄取了在中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的特权,在夺取东北霸权的斗争中占了先手。日俄之间的间谍大战也由此开始。

1901年1月,沙俄中东铁路尚未建成、中东铁路局刚刚由海叁崴迁入哈尔滨的时候,日本军事间谍武藤信义就伪装成商人由海叁崴潜入哈尔滨刺探情报。这个武藤信义1895年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和后来的日俄战争,1926年晋升为陆军大将,1932年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兼任日本驻伪满洲国全权大使。1933年获元帅军衔,不久病死在中国。早期辅佐武藤信义的是荒木贞夫,后来成为日本陆军大臣。

比武藤信义稍后又有石光真信大尉、山岗熊治少佐、尾关大尉等人也以商人的身份也从海叁崴来到哈尔滨从事军事间谍活动。主要据点是今南岗区义州街(果戈理大街)菊池照相馆。石光伪装成摄影师,以后又成为中东铁路的专门摄影师,中东铁路全线的车站、桥梁、隧道及其它重要建筑全部由他拍摄。石光将底片复制一份送交给日本特务机关。山岗和尾关两人的分工是:山岗负责哈尔滨至旅顺之间、尾关负责中东铁路西线至伊尔库次克之间的情报。

在日俄战争之前和中间,日本派遣了万余名间谍在俄国远东地区、中国东北地区和内蒙古建立了庞大的对俄情报网。

在日本的间谍战中妓女间谍占据重要角色。日本人将妓女间谍称为“阿菊”,有满洲阿菊、西伯利亚阿菊、大陆阿菊。安腾芳算是满洲阿菊了,她利用妓女的妖艳美色,很快引诱到一名俄国将军并被其接纳为妾,不久她就盗取一份绝密情报,连夜逃跑至北京将情报送至日本公使馆(当时哈尔滨尚无日本领事馆)。这份情报的内容是俄军在东北的重要布防、军事设施、后勤保障系统的绝密情报。

日本妓女间谍阿菊們

满洲阿菊河村菊子奉命来到东北化名“小金凤”,先是嫁给了马贼杨大新,指使杨大新屡屡袭击俄军补给线,并为日军提供了大量情报。杨大新战死后,河村菊子执掌了这股土匪,在中俄边境流窜多年,刺探俄军情报。

西伯利亚阿菊山本菊子,精通俄语、汉语、朝语,凭着用美色猎取情报的本领潜入西伯利亚,获取大量俄军情报,在日本情报界崭露锋芒。这些阿菊被日本政府吹捧为为“真正的爱国者”,然而她们的命运大都非常凄惨,有的被俄军打死,有的被关进荒漠的西伯利亚监狱活活冻死。
1904年2月,日本对沙俄不宣而战,日俄战争爆发,间谍之战也随之白热化。4月21日,日本驻北京公使館派遣特别任务班6人策划炸毁富拉尔基铁路大桥未遂,参与者横川省三、冲祯介被捕,押解到哈尔滨俄国军事法庭宣判后在今和平路一带枪决。另外四人在逃逸中被殴打致死。1905年4月12日,俄军捕获日本军事间谍小村和向后两人,仍在和平路一带处决。

俄军对日本间谍万分惊恐,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个,许多中国百姓被俄军当作日本间谍杀害。同样,日军也把许多中国人当作俄国间谍杀害。在日俄战争期间,死于日俄间谍大战的无辜中国人不计其数。

与日俄战争前线的东北和哈尔滨的日本间谍遥相呼应的是,远在东欧彼得堡沙皇帝国心脏的日本间谍明石元二郎,他的间谍活动迫使沙皇政府处于内外夹击、腹背受敌的恶劣境地。明石元二郎的公开身份是日本驻俄公使馆武官,他于1903年秋受命在沙皇国内挑拨、离间、煽动、资助反沙皇的各派政治力量扰乱俄国后方,甚至企图达到颠覆沙皇政府的目的。

1904年9月,正当日俄战争双方进入炽热胶着阶段,明石元二郎在瑞士秘密会见了列宁,表示愿为俄国革命提供资金援助。列宁委托托洛斯基接受了这笔资金用于革命活动。不久爆发了震惊世界的被列宁后来称之为伟大十月革命预演的1905年俄国大革命,它的爆发是诸多革命因素积累的结果,与日本的资助无关,但是它能持续近一年的时间却不能说与日本的资助无关。与此同时,明石元二郎还挑拨、鼓动、唆使和资助波罗的海三个小国大闹独立,这就直接危及到波罗的海舰队的安全与稳定,搞得沙皇政府心神不宁,惶惶不可终日。

在日俄战争中,沙皇政府如果仅仅因为战局失利,是不会屈服于日本的,况且日本在战争后期也很难支撑下去了。沙俄政府正是由于国内爆发了波及全国的1905年大革命,所以才肯在停战协议上签字。日本政府毫不忌讳地声言,明石元二郎的功绩抵得上十个师团。其实何止于此,他的间谍活动是插在沙皇后背直指心脏的致命的一刀。

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获得了南满铁路,一直到一战期间,日本在东北的主要目标是向沙俄占据的北满渗透和扩张,日本间谍的工作目标随之转向刺探北满俄军和事关中东铁路的各种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本在哈尔滨设立的南满铁路株式会社,名义上是铁路经营管理机构,实际上是日本在哈尔滨的间谍情报部门,其中有个调查科是专门研究沙皇俄国和各驻哈外交使团动态信息和中东铁路形势的。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以后,日本侵略目标发生了战略性转折:由反对沙皇政府变为联合沙皇反动武装,并且直接参加帝国主义协约国,出兵西伯利亚和远东与苏维埃工农红军作战,武装干涉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在哈尔滨则是由反对沙俄的中东铁路当局转为联合、扶持中东铁路当局。日本间谍的工作目标也作了相应的转移。

1919年俄国白军和外国干涉军被红军击败,25万高尔察克、谢苗诺夫的残部退入中国东北。日本企图将谢苗诺夫几万残部拉到哈尔滨和大连一带为日本侵华服务,而谢苗诺夫对此并不感兴趣,一心想返回中俄边境依靠俄国地主富农图谋东山再起。此时的西伯利亚阿菊山本菊子,奉命先是使出美人计将谢苗诺夫迷得晕头转向,接着提供假情报称苏俄特工潜入满洲伺机杀害他,只有投靠日本才有出路,最终迫使谢苗诺夫率部归顺了日本。此后不久,1923年年仅37岁的山本菊子因病死于哈尔滨。

1918年7月9日,霍尔瓦特成立“全俄临时政府”自任“最高行政长官”,日本表示支持并趁机向霍尔瓦特索要路权、警权等,同年在哈尔滨颐园街3号正式成立哈尔滨特务机关所。建于1916年的颐园街3号,是哈尔滨犹太富豪斯基德尔斯基的私邸,1918年被其儿子卖给日本人,从此这里成为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总部所在地。

1920年,日本特务机关在哈尔滨今中宣街24号建立日本间谍培训学校——日露协会学校,后称哈尔滨学院。这个学校从1920年9月成立到1945年日本战败的25年间培养的1412名毕业生,全部成为对苏谍报人员,分配到专门特务机关和驻苏使馆。这所学校培养了不少顽固的侵华分子,例如指挥围剿并杀害杨靖宇将军和东北抗联战士的日军指挥官岸谷隆一,就是这个学校的首期毕业生。1945年日本投降,这所学校的最后一任校长、曾经杀害民族英雄赵一曼的涩谷三郎,携妻儿全家自杀身亡。

1931年9.18事变后,日本为了加强对苏联情报工作,将土肥原贤二从奉天(沈阳)市长任上调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日本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是主持情报工作的日军陆军大将,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日本甲级战犯。他早在1913年就来哈尔滨从事间谍特务活动;1931年1月29日,他就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参与策划了9.18事变、建立伪满洲国、唆使在天津的“末代皇帝”溥仪来长春就任伪满洲国皇帝、七七事变——几乎所有的日本侵华重大事件都与他有关。

1931年日本蓄谋发动侵略中国东北9.18事变,6月发生的中村事件成为日本为发动9.18事变造势的舆论借口。日军参谋部大尉中村震太郎一行化装成中国农民,到中国东北执行军事侦察任务,被驻守的中国屯垦军第三团拘捕。中村一行供认不讳并有缴获的手枪、军用物品和绘制的侦察地图为证,是不折不扣的军事间谍,团长关玉衡与团内官兵商定后将这几个日本军事间谍秘密处决。没想到在中村与中国士兵搏斗时将自己的“三道梁”牌手表打飞,被司务长李德保捡走拿到当铺当掉,由此传出的消息被日军截获,得知中村被中国军人处决。日军闭口不谈中村的间谍活动而以手表“为证”反诬中国士兵图财害命杀死了中村,于是日本内阁威胁中国政府,为三个月后即将爆发的9.18事变造势。

9.18事变不久,1932年1月21日国联成立由李顿爵士领导的日本侵华调查组。在调查组到达哈尔滨的前一周,哈尔滨的日伪特务对有反满言论的“不稳定”分子进行全城大逮捕,大都在夜间进行。据准确统计,有1361名有“反满言论”的中国人、俄国人、朝鲜人和9个日本人被逮捕,被监禁在离哈尔滨6公里的松浦镇集中营里。他们当中许多人调查组走后三、四十天还没有被释放。在调查组到达前夕,所有的商铺和居民都被强迫购买满洲国国旗和溥仪的小画像,勒令在调查组居留期间门窗必须悬挂和张贴这些东西,以示拥护满洲国政权,并被警告有谁不好好悬挂和张贴,全家就会遭到逮捕。
5月9日调查组一行来到哈尔滨。火车站戒备森严,沿途警特林立,在调查组下榻的马迭尔、格兰特、新世界宾馆内外以及估计调查组可能到达的地方,均布满了暗探,以防有人向调查组表示对日本侵华和伪满洲国的不满,同时监视调查组的动向。参加调查组谈话的人被警告只能按照日本人的要求谈话,否则生命不保。调查组在哈尔滨期间,在马迭尔宾馆附近又有150多名中国人和50多名苏联人被作为嫌犯拘捕。朝鲜爱国志士金谷在火车站向调查团递交信件被日警抓走后处死。5月21日李顿调查团离哈返奉。事后国联根据李顿调查组报告所形成的决议,虽然软弱无力却仍被日本拒绝而成为废纸。足见日本人的无耻与狂妄。

9.18事变后,美国曾劝说日本不必建立傀儡政权而直接占领东北。美国的目的是把日本推到前台直接对付北方的苏联。日本也不是傻子,它的目标是南进,同时也是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所以没有采纳美国的意见,土肥原贤二去天津将溥仪领至长春,建立了傀儡政权——伪满洲国。
1932年哈尔滨沦陷之后,土肥原贤二曾经亲自约见并胁迫著名的国际间谍范斯白出任日本间谍。范斯白曾经充当东北军阀张作霖和英国、加拿大的间谍,他无论给谁当间谍都是为了赚钱,他的目标是钱赚足了开办一个私人牧场,为此他冒着极大的风险成为多国间谍,但是他唯独不愿意为日本人服务。在土肥原贤二的胁迫下,范斯白迫于无奈参加了日本特务机关的活动,收集苏联情报、炸毁苏联货车、绑票贩毒等等都干过,同时他也曾向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密报日军绝密情报、鼓动伪军反正投奔义勇军等等。当日本特务机关准备以“通敌罪”控告和处决他的时候,他告别了妻子儿女悄然逃离哈尔滨。之后,范斯白著书《日本的间谍》,向全世界揭露日本法西斯的暴行,并成功地利用国际舆论将妻子儿女安全地转移出日本的魔掌。不幸的是,1942年范斯白在菲律宾被日本间谍杀害。
1933年被成为哈尔滨特务机关对苏情报工作有突破进展的时期。一是成立了白俄事务局。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大批白俄贵族流亡到哈尔滨,这些人极端仇视苏维埃政权,但是却互立山头、互相攻击,日本特务机关发起成立了白俄事务管理局,用俄国人管理俄国人,日本人提供经费,实行幕后操纵。日本人在一面坡山里组建白俄部队训练营,进行射击、跳伞训练,同时向苏联境内派遣谍报人员收集情报。二是成立了文书谍报班,收集苏联真理报、消息报、红星报、陆军报、海军报等,从中查取有用情报。三是成立了哈特谍报班,截听和破译苏联无线电报,包括民用无线电通信。四是扩大本部情报联系,同时管辖大连、延吉、牡丹江、安东、佳木斯、黑河、海拉尔、三江、王爷庙等分支机关。

据日本方面统计,侵华期间,哈尔滨特务机关共有情报人员3206人,死亡493人,战后返回日本的有2591人,下落不明、失踪人员有122人。

点赞 0

Russia

老彭,远东文化研究学者,远东网联合创始人,哈尔滨露西亚文化沙龙创始人。哈尔滨俄侨瓦莉娅的学生,大话哈尔滨后援团成员。微信:ALKXYF1963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远东谍都】哈尔滨往事:间谍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