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沙龙】19岁爱上叶赛宁却只被他当情人,10年后,叶赛宁自杀,她坟前殉情

潘彩霞
湖北特别关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签约作者 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
文/潘彩霞

1926年冬,一位年轻女子来到俄罗斯著名诗人叶赛宁墓前,她默默地坐着,良久之后,一声枪响,生命结束。在遗书中,她说:

“我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残生,尽管我知道,在我死后会有人对叶赛宁无尽无休地狂吠,但是这对他、对我都已无所谓了。对我来说,一切最珍贵的东西都在这坟墓里……”

爱上叶赛宁,是她走不出的劫难。她叫加琳娜•别尼斯拉夫斯卡娅,这年,只有29岁。

叶塞宁墓

01
1916年,莫斯科。一座大厅里正在举办文学晚会,为了亲眼看到天才诗人谢尔盖•亚历山德罗维奇•叶赛宁,亲耳听到他的朗诵,两个小时前,狂热的观众就已经挤得水泄不通。

叶赛宁上台了,英俊的面庞,蓝眼睛、金色卷发,再配上忧郁的气质、澎湃的激情,朗诵完毕,掌声如雷。

少女们用崇拜的目光追随着他,这其中,就有19岁的加琳娜。因为太过用力,她的手掌都拍红了。

叶塞宁

加琳娜是彼得堡人,因为国内战争爆发,大学学业被迫中断,她越过封锁线,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莫斯科。颠沛流离中,叶塞宁的诗给了她温暖和希望。

那个晚会之后,凡是叶赛宁的诗朗诵,她每场必看,而且每次都买4排16座。

终于有一天,叶塞宁注意到了美丽的加琳娜,在台上,他向她点头致意。惊喜的是,散场时,他出乎意料走到她面前,邀请她去家中作客。

只是一个微笑,加琳娜已溃不成军,就这样深深地陷进他的蓝眼睛里。

相识后,他们经常一起参加活动,加琳娜把叶赛宁的诗当作精神食粮,不仅熟背,还能深刻领会其中的寓意和哲理。她崇拜他,尊敬他,和他在一起,只谈诗歌,只讨论创作,始终含蓄而隐忍。

加琳娜自幼热爱文学,有极高的文学素养,中学时就获得过“金质奖章”。在朋友们眼里,她“聪慧、漂亮,有着内在力量、心灵之美”,她独特的艺术见解,也让叶赛宁刮目相看。

在智慧学识上,两人步调一致,加琳娜多么渴望,用诗歌编织一场甜蜜的爱情。

然而,她宁愿等待。那时的叶塞宁,由于战争导致的长期分离,刚刚结束了一段遗憾的婚姻,仍然时时陷在愧疚和自责里。

加琳娜默默守护着他,她等待着,等待他发现那心动的音符。而他,也真的动心了,只是,并不是对她。

02
1921年11月,美国著名舞蹈家伊莎朵拉•邓肯访苏。在莫斯科大剧院的舞台上,她红衣红鞋,尽情舞蹈,整个人充满热情和活力。

观众席上,叶赛宁的蓝眼睛里,闪现出异乎寻常的光芒。邓肯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俄罗斯以外的女人,她身上的神秘气息和特有的艺术气质,在顷刻间点燃了他爱的火焰。

她像一道强光,刺得他眼花缭乱。演出结束,他们被介绍认识。握手对视的瞬间,双双惊讶又兴奋。

舞蹈家邓肯

对叶赛宁,邓肯并不陌生,她早就读过他那些美丽的抒情诗。而眼前的年轻人,是那样英俊迷人,他眼里的热情,让她深受鼓舞。

很快,他们陷入热恋。尽管叶赛宁只有26岁,而邓肯已经43岁;尽管一个不懂英语,一个不懂俄语,彼此并没有可以直接交谈的语言。

看着他们出双入对,爱得如火如荼,加琳娜独自承受着痛苦,靠整理叶赛宁的诗作排解相思。只是,细心的朋友发现,她面容憔悴,一天比一天忧愁。

1922年,叶赛宁和邓肯正式结婚,一同前往欧洲。他走了,同时带走的,还有加琳娜的心。

叶塞宁与邓肯

加琳娜把自己包裹起来,拒绝风,也拒绝阳光,她无法舍弃,仍然有所期盼。可是,叶塞宁似乎完全遗忘了她,在给国内友人的信中,他问候了几十位朋友,唯独没有加琳娜。

痛,撕心裂肺。没想到,上天垂怜,叶赛宁竟然回来了。他和邓肯初见倾心,却注定陌路,蜜月旅行尚未结束,他们便已矛盾重重。一年后,感情裂痕无法修补,两人分手了。

在欧洲的一年,叶赛宁目睹资产阶级穷奢极欲,他们追求金钱和享受,对艺术毫无兴趣。压抑之感破坏了他的情绪,几乎无法写作。他怀念俄罗斯的山川风物,怀念加琳娜给过他的幸福与安宁。

带着两个从乡下来莫斯科学习的妹妹,叶赛宁住进了加琳娜的家,加琳娜欣喜若狂。

她小心翼翼地问:“您在国外为什么不给我写信呢?”他这样回答:“噢,不,我的朋友,我在心里默默给您写过不知多少封信了。”

闻言,加琳娜立刻鲜活了,复苏了。她怜悯他在感情上的不幸,决心用无私的爱接纳他、温暖他。她不仅细心照顾他的妹妹们,还努力为他创造更好的写作条件,以便他发挥更大的天才。

叶塞宁

加琳娜是那样温柔娴静,从她身上,叶赛宁得到了心灵的慰藉。 她是他的欣赏者和支持者,她在《贫民报》编辑部工作,他出版诗集时,她以专业水准,对每一项内容都认真阐述自己的看法;

在她协助下,他出版了《苏维埃俄罗斯》和《苏维埃国家》两本诗集,被高尔基称为“风格独具,才华出众,造诣极深的俄罗斯诗人”。

对加琳娜的付出,叶塞宁非常感激,他终于向她表白:“亲爱的加琳娜!对我来说,您是极其宝贵的,在我的命运里,要是缺少了您的参与,那是无限凄凉的。”

在诗中,他称她为“将我遥想的北方姑娘”。当邓肯来信,表达出想要修复关系的愿望时,叶赛宁在电报中说:“我爱上了另一个人,我已结婚并感到幸福,愿你同样如此。”

虽然没有婚约,但在加琳娜心里,他们已是正式夫妻。然而,只有激情才能变成诗歌,不久,叶赛宁的心,再一次蠢蠢欲动。

叶塞宁与邓肯

03
1925年3月,加琳娜在家里举办了一次家庭晚会,出席的客人中,一位容貌出众的少女吸引了叶赛宁的注意。电光火石间,他毫不掩饰地向她投去含情脉脉的目光。

少女是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的孙女索菲娅•安德烈耶夫娜。她出身名门,举止优雅,就像他心中理想的美神。

对英俊诗人的注目,情窦初开的少女完全没有抵抗力,他们的手牵在了一起。

不久,加琳娜收到叶赛宁从巴库寄来的信,那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封信。信上说,他健康状况欠佳,需要检查和疗养。信末,他含蓄地说:“身体恢复之后,我将改变自己的生活。”

而在给妹妹的信中,他则明确地表示:“我要娶索菲娅。”

列夫•托尔斯泰

几个月后,叶赛宁如愿结婚,他搬进了索菲娅的豪宅里。

加琳娜的梦彻底破碎了,爱之花徒劳开放,又兀自凋零。她的精神受到刺激,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不得不住进疗养院,后来又远离莫斯科,到一个僻静的农村去休养。

即使一再受到伤害,她仍然希望叶赛宁能被妥帖照顾,余生安好。不幸的是,她等来的,却是一个坏消息。

1925年12月28日凌晨,叶赛宁在列宁格勒的一家旅馆里,用绳子勒死了自己,年仅30岁。在写给朋友的信中,他说:

“新的家庭也未必有什么好的结果,这里所有的地方都被‘伟大的老翁’占据着,他的肖像比比皆是,桌子上、抽屉里、墙上,使人觉得房顶上到处都有,简直没有活人的地方。这使我感到窒息,我所期待和希望的一切都幻灭了。”

他也曾在诗中留下蛛丝马迹:

“金丝雀只重复别人的声音,是个可笑而又可怜的小铃铛。”

“爱情不可能去了又来,灰烬不会再烈火熊熊。”

叶塞宁与邓肯

叶赛宁与索菲娅,是完全不同的人。金丝笼般与世隔绝的家庭生活,让喜爱自由的叶赛宁产生了厌烦情绪。而索菲娅,无法在诗歌上与他对话。对爱情的失望,让他更加感到加琳娜的感情之珍贵,压抑和束缚之下,他患上了精神抑郁症。

死前,他割破手指,用鲜血写了一首诗: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吧

你永铭于我的心中,我亲爱的朋友

即将来临的永别

意味着我们来世的聚首

再见吧,朋友,不必握手也不必交谈

无须把愁和悲深锁在眉尖

在我们的生活中,死,并不新鲜

可是活着,当然更不稀罕。”

没有人知道,“朋友”指的是谁,而加琳娜,却真切地听到了他的召唤。处在崩溃中,她没有参加他的葬礼。她神思恍惚,生存信念逐渐溃散。

叶塞宁去世整整一年后,加琳娜出现在他的墓前,她用手枪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微笑着,她随他去了,不顾世人的惋惜与感伤。爱,便是这样吧。你若懂得,便拥有它;你若不懂,它仍然在。

叶塞宁

点赞 0

Russia

老彭,远东文化研究学者,远东网联合创始人,哈尔滨露西亚文化沙龙创始人。哈尔滨俄侨瓦莉娅的学生,大话哈尔滨后援团成员。微信:ALKXYF1963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诗歌沙龙】19岁爱上叶赛宁却只被他当情人,10年后,叶赛宁自杀,她坟前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