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记忆】40年前,哈尔滨的老照片如诗,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

吃喝玩乐张师傅
原创

40年前,哈尔滨的老照片如诗,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

1981年2月,一场大雪中的索菲亚教堂。风正努力把洋葱顶的雪扫下去。

1980年7月,盛夏时节,八杂市还在,索菲亚教堂的穹顶,虽残破,但还标明着这座城市的天际线。绿军装的骑车人,看着拍照人和穿布拉吉的她。

1980年7月,八杂市内,军装、军帽,肥肥的大军裤流行着。穿着小短裤的孩子,牵着白发爷爷的手走在一片阴凉下。

1981年2月,中央大街哪个街口?妇人戴着布头巾,男人戴着棉军帽。有的小伙儿,不戴帽子,为了彰显荷尔蒙旺盛,仅仅把大棉猴的领子立起来妆帅。

1980年7月,地段街口,原弘报会馆。那时刚栽下的小柳树,至今也未成荫。

1980年7月,炮台街,现在的通江街。这处老房子,早已消失了。

1980年7月,京哈铁路哈尔滨郊外。那时候这条

铁路沿线遍布碉堡,十几年前已经消失殆尽。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这些图片的作者,是日本人小畑典也。她1936年至1946年在哈尔滨生活了整整十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1979年开始,她几乎年年来哈尔滨,1984年,在57岁生日的时候,她出版了《哈尔滨的诗》的写真集。哈站前的月牙街,她命名为《家路》。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1983年2月,地段街兆麟校,小畑典也在这所当年叫桃山小学的学校念完小学。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1981年2月的兆麟公园,紧挨着她上学的桃山小学。故桥仍在,上面应该满是她童年的脚印。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1981年2月,红星体育场,图片注明“外国三道街”,这座体育场的老地名。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1984年2月,河沟街。这部写真集中最喜欢的一张片子,夕阳中,一群半大小子跑向街口。寒假中,路上人少,无车。如今,谁敢在街中间如此放肆?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1980年7月,道里公园,现在的兆麟公园。小木船早没了,小柳树如今已绿荫匝地。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1980年7月,松花江太阳岛方向的铁路江上俱乐部。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1980年7月,地段街。这是哪个街口?当老房子纷纷消失,记忆的坐标也趋于清零。在这座城市,越来越多的40后、50后开始迷失方向,虽然他们可能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

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1983年2月,江畔餐厅。寂寥的冬日,餐厅门口还停着几辆自行车。

Russia

Russia

远东文化研究学者,远东网创始人,哈尔滨露西亚文化沙龙创始人。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城市记忆】40年前,哈尔滨的老照片如诗,那些街路早已面容模糊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