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曾经的阿城糖厂的历史

水木快快刀
1月28日
阿城糖厂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解放大街,始建于1905年。

早期的阿城糖厂

2019年4月12日,入选“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二批)”名单中。

如今阿城糖厂遗址一部分

阿城糖厂是中国第一家机制糖厂,中国甜菜制糖的开端,从建厂至20世纪90年代一直是中国最大的甜菜制糖厂;架空输送索道是中国制糖行业唯一的架空输送系统;建国后为国内外糖厂输送( 培养) 专业干部317人;是我国第一家破产的大型国企,其破产事件是当时涉及债务最大的一起国企破产案。

曾经辉煌的阿城糖厂

阿城塘厂厂址位于县城东部的阿什河西岸,占地130多万平方米,建筑面积6万多平方米。虽然多数厂房和办公房屋已经破败不堪,但是,铁路专用线、原料场和部分车间设备还在。作为中国甜菜制糖业的鼻祖,阿什河糖厂以近百年的历史成为中国糖业史上的传奇。

阿城糖厂的大门

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了。一名叫格拉吐斯的波兰士兵负伤了,留在阿什河附近养伤期间,他发现这个地方的气候、土壤很适合种植甜菜,作为一名制糖商人的儿子,他知道商机来了。

他从波兰取来种子进行试种。当时的中国农民对此也很好奇,给这种酷似萝卜的植物取了一个东北味十足的名字——甜菜疙瘩。不出格拉吐斯所料,试种果然很成功,于是格拉吐斯向父亲——俄属波兰留布林制糖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建议:在阿什河畔建个糖厂吧。

砖混结构,基本属于折中主义风格,但又融入了古典主义、浪漫主义风格

父亲接纳了这个建议,投资60万,交由一个叫柴瓦德夫的波兰商人办厂,请来自波兰的工程师拉辛斯基担任总办。他们把厂址选在了中东铁路附近的阿什河西岸,距离阿城火车站南500多米的地方。

3年后,厂区落成,总占地147700平方米,建成两层楼房4座,砖瓦房2处,共计62间。

阿城糖厂办公楼旧影

如今的遗址

1908年11月,柴瓦德夫注册100万卢布,公司采用股份制模式,由俄国沙皇赦令批准成立“阿什河精制糖股份公司”,公司的其他职员多半是波兰人,从事化学技师、农业技师、机械技师的工作,工人是中国人,忙时达400人,检修期间雇佣50名-80名中国工人。

根据清朝宣统二年出版的《宾州府政书》的记载,公司在试运行时,中国工人拿的是定薪,而外国员工则没有固定的薪水,一年后赚了钱,才开始根据每个人工作的难度大小定了薪水多少。这份证书还记载了当时糖厂的生产经营情况:从附近农民那收来甜菜,成本是一布袋300文。制作流程是把甜菜放入锅中熬约12个小时,在锅内放上冷度表,熬到六七十度糖便做好了。

公司从波兰、德国、俄国购入一整套制糖设备,每天可处理甜菜近200吨。工厂只在每年的11月到第二年的1月、2月作业,生产的角砂糖主要销往西伯利亚,精白糖销往哈尔滨和中东铁路沿线,比其他货物运费减半,公司每月纳营业税100卢布。

主体厂房

1920年10月份起,世界糖价急剧下跌,导致这一局面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战后不久,以德国甜菜糖为主的欧洲糖业逐渐恢复并发展起来,满足欧洲各国糖品需要;印度、爪哇、古巴等地的糖业规模也进一步扩大,世界糖品供应日渐充沛。二是世界糖品需求疲软,战后各国均出现了通货贬值现象,国民购买力下降。糖价骤落,糖商破产,引起了世界糖业界的恐慌。阿什河糖厂的产量也有了明显下降:从1919年的1261吨,下降到1920年的557吨。

1923年,由于生产和经营情况不佳,留布林公司将糖厂卖给法国人经营的松花江制粉厂,柴瓦德夫仅管糖厂生产。3年后柴瓦德夫也回波兰了,糖厂全部转由松花江制粉厂的法籍犹太人喀干支配。

1928年,由于债权问题,糖厂转移给美国花旗银行。1931年花旗银行以每年1万元的租赁费租给原糖厂总工程师——美籍犹太人捷科曼,租期3年。

从1916年-1925年,大约使用15万吨甜菜,每年平均生产出砂糖1700吨。

1931年9·18事变时,糖厂停产,一年后美国人崔克满以80万日金从花旗银行将该厂赎出,改名“崔克满糖庄”,恢复了生产。

可是随着日本侵略的加剧,不断排挤其他国家的在华资本。1933年开始,崔克满被迫卖出股份与日本糖商高津久左卫门合营,又过了一年,日本人买下了糖厂,改名“北满制糖株式会社”,资金200万元,社长正是高津久左卫门。日本人接手后,增加了生产时间,并凭借日伪在东北的统治力量,组织分散的农民签订甜菜生产合同。甜菜种植面积占到了阿城可耕地的4%。

厂里有犹太人、日本人和中国人。100多名中国人都是临时工,生产时就进厂,停产时就清出厂。那时在糖厂干活的人很艰苦,一个月的工资也买不上一件衣服,人们在车间干活时不穿衣服,光着屁股,腰间扎着个麻袋片。外国人对中国人管的很严,怕中国人偷东西定了很严的制度。一位老工人的儿子在酒精车间干活,日本人赖他偷酒精,把他打入水牢,白天放出来背铁,背不动就打,最后死在水牢。

1945年8月,阿城解放了。苏联红军进驻阿城,赶走了日本人,留下了犹太人,接管了糖厂并临时托给秋林公司代管。可是日本人并不死心。一天晚上,几个日本人打算对红军行刺,结果当场就被红军枪毙了。

11月,苏联红军将日本人的股份折合成伪币170万日金,卖给波兰在哈尔滨的私人资本企业老巴夺经营,一位苏联工程师担任了厂长。

1946年10月,松江省人民政府接管了糖厂。1947年3月,省政府对糖厂追加投资,改名为“松江制糖厂”,成立董事会,董事长是省政府主席冯仲云。

1950年,省政府以300亿退换老巴夺股份,糖厂改制为国营企业,改名为“松江省地方国营阿城糖厂”,隶属黑龙江省制糖工业公司。

上世纪50年代,国家在18米的高空建立了一组850米的架空输送索道,横跨厂区东部和阿什河到达渣子场,是我国制糖行业惟一应用于生产的架空索道。解决了过去用手推车经过天桥到渣子场所带来的劳动强度大、费用高、不安全的问题。

图片来源于大话哈尔滨

从二十世纪初建厂到1990年,阿城糖厂在8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稳居全国“糖老大”的交椅。“计划经济”年代,国家投入大量资金对糖厂进行改造,到80年代中期,年生产能力达白糖3.4万吨、酒精3000吨。

阿城糖厂有制糖、制酒两个生产车间和维修、动力、仪表3个辅助车间及12个职能科室。另外,设有甜菜原料场和原种站,还有派出于安达、五常、双城、阿城的4个甜菜管理站。除了主要生产机械外,还设有850米架空输送索道、3.8公里长的铁路专用线。全厂职工2300多人。

家属楼

家属楼木质楼梯

1950年以来,企业盈亏相抵后实现利润总额26401万元。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糖厂的生产经营遇到了困难,“甜蜜的事业”难以继续下去了。“农民不愿意种甜菜了,不挣钱。再加上国企在市场经济初期的不适应,糖厂的维系越来越困难。

80年代开始的国企改革,尽管还没有触动产权制度,但利改税、拨改贷等措施,毕竟一定程度地带来了市场竞争的因素,使企业面临着一些新的挑战。

当时,农民有了一定的生产自主权,制糖原料甜菜供不应求,价格上涨,而阿城糖厂却在盲目扩产。

1990年,投入3000多万元用于基建和技改并新招了1千多名工人,使全厂职工实际数量比1981年增加了一倍以上,达5100多人。同时,突击提拔干部,一年之内使中层干部从40人增加到188人,增加了3.7倍;下设科室达26个,仅各种公章就达398枚。

1990年,企业亏损1000多万元。但在市场已经饱和的情况下,企业仍通过技改,把3000吨的日加工能力提高到3500吨。盲目扩产、管理混乱导致亏损额剧增。1993年,糖厂亏损总额达到两亿多元;1994年,银行停止贷款,企业基本处于停产状态。

阿城糖厂这个中国第一家甜菜制糖厂,开创了另一项全国第一,只是这个第一有点令人忧伤:中国第一家破产的大型国企。

1998年8月,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受理阿城糖厂的破产申请。

1998年11月12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黑龙江阿城糖厂正式破产。经清算,企业负债总额为85429万元,资产负债率达到280%。

阿城糖厂曾经的“糖老大”给百姓生产过白糖,给国家交过税,还养了几千人,不能说没有贡献。

值得庆幸的是,这么大一块地皮,应该是价值不菲的财产。特别是那7栋欧式建筑,虽不见得特别珍贵,但也算是一笔文化遗产。当然,这可能要归功于百年以前的建设者。

生成海报
3

Russia

老彭,远东文化研究学者,远东网联合创始人,哈尔滨露西亚文化沙龙创始人。哈尔滨俄侨瓦莉娅的学生,大话哈尔滨后援团成员。微信:ALKXYF1963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中国第一】曾经的阿城糖厂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