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食公知】特朗普一个动作 这批跪着的中国人全被贱卖了

文章目录[隐藏]

2018-06-01 10:45西陆网

中国公知向来比美国人更爱美国,可自从美国出了特朗普,公知们虽拼命逢迎表现、撒娇卖萌,却总是跟不上新主子的节奏,多次被特朗普打脸,搞得公知们名誉扫地、烦恼不已,沦为举国笑柄。

由于中国公知大多拿过民主党的钱,美国总统竞选期间,他们热切盼望希拉里当选,于是跟着美国媒体大骂特朗普,没想到特朗普最后胜出,公知们惨遭打脸、颜面荡然无存,恨不得特朗普碎尸万段。

特朗普上台后,中国公知为了能从美国多骗些狗粮,慌忙更换门厅,争着在新主子面前献媚,正当他们想邀功领赏时,却突然传出特朗普要对公知断粮的消息,一时让他们心灰意冷、乱了阵脚,好在只是虚惊一场。

但经此折腾,公知们蹦跶得更欢实了,否则,一旦特朗普真的断了狗粮,这些人该怎么办?

中国公知一直歌颂美国媒体公正自由、客观理性,特朗普对此却嗤之以鼻,并宣称要设最没节操媒体大奖,因为“美国媒体在鼓动美国人民进行反特朗普游行”,此举让公知目瞪口呆,纷纷埋怨特朗普不该如此直白实诚,让他们失去了忽悠国人的机会。

中国公知经常盛赞美国人权,宣称“人权大于主权”、“自由比爱国更实际”、“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痛骂“爱国贼”,将爱国人士抹黑成“民粹分子”

但特朗普上台后宣称“爱国主义将是国家政策”,并通过向墨西哥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在两国边界修建隔离墙,推出针对穆斯林移民的禁令,丝毫不顾墨西哥和中东七国移民的人权,此举再次让公知狂抓。

中国公知向来喜欢高举普世大旗,在他们心中,美国是普世价值的倡导者、守护神,没想到特朗普在关键时刻却抛弃普世价值,选择“美国优先”、“美国第一”,公知这次又被整懵了!

中国公知刚刚吹捧完美国是是世界环境保护规则的制定者、执行者和捍卫者,跪舔美国的空气都是甜的,痛批中国破坏环境,特朗普却为了美国私利,不顾中、欧强烈反对,冒天下之大不韪,退出《巴黎协议》,此举再次让公知不知所措。

中国公知对美国曾经倡导的自由贸易理论深信不疑,可他们刚刚在国内吹嘘自由贸易,特朗普就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美国高技术产品对华输出,阻止华为、中兴等中资企业赴美投资,更过分的是,连英法德日等盟国对美国的金融投资都加以限制,此举戳穿了自由贸易的西洋镜,再次损害了公知信誉,让公知烦恼不已。

中国公知喜欢神化美国的契约精神,将其与贵族精神相提并论,搞得契约精神至高无上、纯洁无瑕,在他们眼里,中国人由于缺乏契约精神,只能跪拜到美国脚下。可特朗普上台后多次爽约,遭世人唾弃,搞得公知很没面子,如今再也不敢讨论所谓契约精神了。不过,仍有公知不识时务为美国背信弃义洗地,可每次都被国人骂个半死。

由于朝鲜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定反美,中国公知害怕中朝联手反制美国,因此比美国更仇视朝鲜。为离间中朝关系,明明是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危害中国安全,结果到公知那里,朝鲜却成了中国最凶残的敌人。不过,这边公知刚刚替美国骂完朝鲜,那边特朗普就发推特说期待朝鲜成为一个经济繁荣、金融昌盛的国家,并称朝鲜有巨大的潜能,特朗普突然对朝示好,再次搞得公知晕头转向。

中国公知很喜欢鼓吹美国对华友好,宣称“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用庚子赔款为中国培养几个人才在他们眼里简直是天大的恩赐,全然不顾美国一直对华进行高技术封锁,一直明目张胆支持台独、藏独、疆独、港独势力,庚子赔款是美国对华侵略和掠夺的见证。可特朗普上台不久就将中国列为“修正主义”国家,大摇大摆地派战略轰炸机飞抵广东沿海,赤裸裸威胁中国安全;派军舰窜入西沙群岛我方岛屿12海里内,赤裸裸破坏中国主权。如此肆无忌惮地损害中国核心利益,害得公知们都识趣地闭上嘴,再也不谈美国对华友好了。

看来,中国公知已被多变的特朗普搞得无所适从,也许特朗普是上帝专门派来打公知脸的!

特朗普出招美国人急了 大批精英投入中国怀抱

美国最主流的电视新闻网CNN就在特朗普对中国“出尔反尔”后很快刊登了一篇专业的分析文章,并且在文章的标题中就明确地写到:“特朗普对中国变来变去的策略,很可能会反伤美国自己”。

而在这篇文章中,CNN采访的多家美国智库和经贸专家——其中还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和小布什政府时代的贸易代表——都一致认为特朗普在对华贸易上“反复无常”的做法会损害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令美国难以从中国那里获得想要的结果。

一位奥巴马时代的前贸易谈判代表更直指特朗普的“变脸”与其团队内部的谈判领导权不断在温和派和鹰派势力间摇摆有关,而这种摇摆“尤其会令打击中国的谈判乃至让步的积极性”。

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担忧则更加直接:特朗普对中国这么一闹,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还怎么去中国进行下一轮谈判啊?

《华尔街日报》还表示他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一名美国白宫内部人士就告诉该报说,特朗普的突然变卦确实陡然增加了谈判突发“变故”甚至被直接取消的风险。

另外,美国的《财富》杂志网站也表达了类似于CNN的观点,称特朗普的变卦令其团队中原本还能与中方“做工作”的几个人都陷入了中方的信任危机

比如财政部长姆努钦和商务部长罗斯,因为这俩人与中方此前达成的协议目前看来都已经被特朗普给毁得差不多了……

该网站的专家评论员还表示,即便特朗普总统自己接下来又想和中方谈判,中国人还能信任这个一会说“中国在杀死美国”,一会儿又说“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很好”的家伙呢?

“如果我们美国想向中国传达我们的诉求,我们至少发出的声音得前后一致和统一啊,而不是反而让中国感到极度困惑的啊”,这位美国专家表示。

最后,包括美国彭博社以及美国知名网络时政杂志“POLITICO”则在努力给特朗普的变卦“降调”,称他并不是又和中国“翻脸”了,只是在谈判前想“做做样子”,好显得自己在谈判中很“强硬”,而不是已经“软”下去了。其中“POLITICO”杂志还表示这一说法也是来自美国白宫一名“内部人士”。

不过,该网络杂志还在其报道中采访了一位来自美国知名智库卡托研究所的专家,请他谈论了谈对特朗普突然又要拿关税搞中国的看法。而这位已经明显被特朗普在一系列国际问题上屡屡毁约的做法惹怒的美国专家则回应说:

“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上展现出的这种【精神分裂症式】的态度,是对全球经济的祸害。”

中美决战日期确定!解放军将在这一战全灭美军

《今日美国报》网站5月18日发表奥伦·多雷尔的文章《中国的军事扩张如何威胁美国利益》称,分析人士在众议院一个委员会称

中国正在发展一支两倍于美国海军规模的海军,而且正在努力取代美国成为全球主要国家。

海军前情报官员、目前效力于日内瓦安全政策研究中心的詹姆斯·法内尔说,中国到2030年将拥有近550艘军舰,这个数字相当于目前美国海军规模的近两倍。

法内尔17日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称:“预计中国将把美国挤出亚太地区。美国将失去更多的盟友。”

分析人士指出了中国正努力在亚洲和其他地区超越美国的四个信号:

对台湾的威胁

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主管丹·布卢门撒尔说,中国大陆对台湾发起了一项咄咄逼人的“持续高压”攻势。

法内尔说:“他们想收复台湾。”

外国港口

报道称,中国正在利用“一带一路”倡议这个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一条从中国中部到西方的路线。布卢门撒尔说,中国将绕过美国控制的航线,来取得对外国港口和其他设施的控制权。

布卢门撒尔说:“重大投资流向了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这使得(中国)能够不必取道美国控制的马六甲海峡而进入印度洋。这是用钱买路。”

军舰和更多的军舰

法内尔说,到2030年中国海军将拥有549艘军舰,包括450艘水面舰艇和99艘潜艇。法内尔说,尚不清楚国会是否会拨款令美国海军届时能够拥有355艘军舰和潜艇。

尽管美国一直自恃在海上和空中拥有最好的军事技术,但是中国一直在缩小技术差距。法内尔说:“(中国的)军舰质量今天在亚太地区已经构成了一种可信的威胁。”

太空

国际评估和战略研究中心的里克·费希尔说,中国拥有陆基激光武器和导-弹,而且正在开发令美国及其盟友用来通信和监视的卫星失效的天基系统。他说,如果美中之间爆发战争,中国首先的动作之一将是打击美国在太空的资产。他们的学术文献讨论过天基轰炸平台。

费希尔说:“中国人告诉我,如果在月球上部署作战空间站,它会像是美国的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一样具有双重用途。我们决不允许月球成为中国投射力量的基地,我们决不允许近地轨道由中国的有人操控和无人操控军事平台所控制。”

没有中国点头,美国就制造不了世界经济危机!

没有中国点头,美国就制造不了世界经济危机!

笔者多次和大家说过,2018-2019年世界很可能发生一场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这场危机是美国洗劫世界、摆脱庞大债务的关键!

成,美国则可延续其霸权;败,则世界两极化或多极化!

原本我们的分析是这次经济危机将是从拉丁美洲的巴西和委内瑞拉开始,然后逐步扩大,形成世界性的经济危机!

事实上,在2017年的时候,巴西和委内瑞拉就遭受了严重的危机,然而在中国的支持下,巴西和委内瑞拉并没有倒下去,世界经济危机也因此没有发作!

然而,今天则可以有一个国家有可能将先倒下去!

那就是:土耳其!

今天我们就和大家讲讲美国是如何设计巴西和委内瑞拉的?为什么土耳其却先要崩溃了?中国在这场危机中会做什么?中国会帮助土耳其吗?中国能够力挽狂澜,拯救世界经济吗?

我们先看一则新闻:土耳其货币兑美元的汇率3个月来持续下跌,5月26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发表电视讲话,呼吁国民将外币兑换成黄金或土耳其里拉,希望制止里拉的跌势。

在2014年的时候1美元能够兑换2.2里拉(土耳其的货币),但是到2018年1美元能兑换4.9土耳其里拉。这说明美元更值钱了,升值了;土耳其里拉不值钱了,贬值了!

美国加息,世界的美元都在流向美国银行想要赚取更高的利息;美国要进行万亿大基建,而且开始大幅度降税,世界的美元都流向美国,想要投资美国,赚美国的钱,而土耳其人或国际投资者不看好土耳其的经济发展,它们把自己手中的土耳其里拉不断的换成美元,不计代价的兑换,从而导致土耳其里拉不断的贬值——由以前的2.2里拉能换1美元到现在的4.9里拉换1美元。

而一旦土耳其央行里储存的美元被兑换完了,那么土耳其国内的很多公司和企业将无法到国际上购买生产、生活必须的资源、能源和商品——美元是国际货币,国际贸易主要使用美元交易,其它国家是不要土耳其里拉的。

土耳其里拉不断的贬值就说明大量的资金还在不断的兑换土耳其央行里的美元,而一旦土耳其的美元被兑换光了,那么土耳其的经济就崩溃了!

为此,土耳其开始了一场金融保卫战:5月26日,土耳其总理发表电视讲话,他说,外国投机者对土耳其货币里拉发起了一场阴谋,作为土耳其公民,土耳其人应该首先保护本国货币。

在电视中原话是:我们意识到外国投机者对我们发起的这场阴谋,我们将利用手中现有的一切工具奋战到底。作为一名土耳其公民,拥有土耳其国籍,你们应该首先保护自己的货币,这是我对国民的要求,不要相信流言,保护你们的货币,那些枕头底下还藏着美元或欧元的兄弟,去把你们的钱换成里拉,让我们共同化解这场阴谋。

这段话里面的信息量巨大,其中关键点有三个:第一,这场货币危机的始作俑者是外国投机者;

第二,土耳其国内有大量的带路党,制造了土耳其崩溃论,让土耳其人形成了恐慌,开始大量的兑换了土耳其央行里的美元;

第三,埃尔多安希望不明真相的土耳其人把兑换的美元再兑换给银行,保证土耳其到国际上贸易有足够的美元可用。

那么,外国的投机者是如何制造恐慌的?又是如何获利的?

这个问题对不懂经济的朋友来说,可能比较复杂。不过没有关系,我们会像以前一样举很容易理解的例子,让每个人都能看明白这个过程。

外国投机者让土耳其崩溃的主要手段是这样的:它们拿着美元到土耳其兑换里拉,比如现在是1美元兑换2里拉,它们拿1万美元兑换2.2万里拉,然后它们再低价抛售里拉,用2.2万里拉再低价兑换土耳其央行里的0.5万美元。

大家看看这个过程,是不是很奇怪?

这个过程中外国投机者拿1万美元兑换成2.2万里拉,然后再拿2.2万里拉兑换成0.5万美元,这一来一回,外国投机者亏了0.5万美元啊,外国投机者那么傻?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外国投资者为了制造恐慌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让里拉快速的贬值,投机者在这个过程中的损失将会在其它方面得到补偿——汇率。

为了让大家更清楚的明白这个过程,我们需要给大家提出一个新概念:对冲!

我们以中国为例,比如你想让一个公司的股票下跌该怎么做?

大量的购买一个公司的股票,比如5块钱买,4块钱卖,然后再4块钱买,3块钱卖……总之就是不断的高价买入,不断的低价卖出,最终让这个公司的股价崩溃!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做空股票,那么你一定是亏损的,因为你只能高价买,低价卖!但是有一种东西是可以做空赚钱的!

可能很多不玩股票,也不炒汇率的朋友不知道什么叫“做空”。

所谓的“做空”就是指如果你认为一样东西不值钱,你可以通过“做空”来赚钱。假设,一只股票现在股价是5块钱,如果你“做空”,那么股价跌你就赚钱了。

当然了,股票是不能买空的,但是股指期货是可以做空的!

所谓的股指就是把一个国家所有股票的涨跌合成一个“股票”,这就是股指。

比如,下面的图就是包钢股份在5月28日的走势,在交易时间段内,你可以买进也可以卖出。如果是买进的,那么只能等上涨了再卖出才能赚到钱;如果是下跌,那么你就只能是亏钱。

在中国有很多公司的股票,如果我们把它们在5月28日这天的走势叠加到一起,那么就形成了上证指数、深证指数、上证50指数等。

而这个指数不是股票,股指期货它是可以做空的。

假设,现在上证50指数是2600点,如果你做空(认为它会跌,买它跌),假设指数从2600点下跌到2500点,那么你就赚了100点。

所以,很多基金公司为了防范风险,采取了“对冲”操作。

可能很多人依旧还很蒙圈,举例:

假如我5块钱买股票,但是我感觉这个时期非常的危险,股市涨跌难料,所以这个时候我为了减少风险,就要进行对冲风险操作,做空股指。

这样做的结果是:如果股票涨,那么我在股票是上赚钱,但是在股指期货上是赔钱的;如果股票跌,那么我在股票上赔钱,但是在股指期货上是赚钱的。

这样做,就大大的减少了风险,这也叫对冲。

或许有人问,这一赚一赔等于不赚不赔,那你还不如留着现金呢,干啥去折腾呢?

这是因为很多资金量很大,放在银行利息很低,投资又没有好的项目,而买入股票的风险又太大,有时一年跌40-50%也不是不可能的。对于这些大资金来说,他们只需要能获得超过银行的利息就是赚了,所以他们要采取对冲操作。

只不过在股市和股指上的投入不是对等的,而是有所侧重。

比如他们通过分析认为今年股市可能会涨,那么他们就会买入股票多点,看空股指期货少点,以达到有一定收益的目的。

而国际投机者的操作过程和这个差不多,但是他们采取的是另一种“对冲”,这种对冲如果成功获利将极其的巨大,如果失败,那么损失也极其的巨大。

国际投机者囤积了大量的资金,他们不断的高价买入股票,低价疯狂的卖出,然后再买入,再低价卖出,如此循环,给自己造成大量的损失,同时造成股指期货不断下跌;与此同时,他们看空股指,以高于买卖股票的资金,大量的买入空头期货,股指下跌获得利益。

国际投机者就是想通过类似这种方式来打垮土耳其的方式,只不过他们不是通过股市和股指来打垮土耳其的,而是通过买卖土耳其里拉和炒作土耳其汇率来实现这个目标的——国际投机者大量买入土耳其里拉,同时做空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然后低价疯狂抛售里拉,让汇率下跌。

如果操作效果好的话,能够让大量不明真相的土耳其人跟风大量卖出里拉,形成抛售狂潮,这样国际投机者就能利用少量的资金就让指数疯狂的下跌。

比如,我买1亿股票,5块钱买,4块钱抛,引发抛售狂潮,最终我亏2000万;同时,我1亿做空股指,股指有10000点跌到5000点,那么我就能在指数上赚5000万。

下面我们回过头来看埃尔多安的讲话,大家就能明白其中的意义了!

外国投机者大量买入土耳其里拉,然后低价抛售,同时国际资本和土耳其国内的带路党发表大量不好看土耳其经济发展的言论,鼓动土耳其人把手中的里拉换成美元,形成恐慌,让土耳其汇率崩盘,这样既能消耗掉土耳其的外汇储备,打压土耳其的经济,也能通过炒作土耳其的汇率来获得利润——一举两得。

这里我们再给大家说说1998年的香港金融保卫战。

1997年香港回归,1998年美国金融家索罗斯带领着他的量子对冲基金和一群国际资本大鳄对香港进行了金融围剿,他们疯狂的抛售“长江实业”、“中国电讯”等多个蓝筹股,做空香港恒生指数,想要洗劫香港。

为了避免香港被洗劫,当时,中国总理朱镕基带着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行两位副行长,拿着600亿港元来到香港,和国际金融大鳄进行决战,最终国际金融大鳄抛售的股票被中国政府和香港政府全盘接受,而“长江实业”、“中国电讯”等蓝筹股在国际资本的疯狂抛售下股价非但没有下跌,而且大幅度上涨,而股票的上涨又带动香港恒生指数的上涨,最终形成国际资本低价抛售股票大亏,卖空香港恒指大亏——双亏!

当然,金融战的过程远比这个复杂,因为国际资本不仅仅在股票、股指上做文章,同时还在港币和汇率上做文章——就是我们上面说的那个原理。

由于这场战争的胜利,朱镕基被国外杂志评为当年“世界金融三强人”之一。(另两位分别是:格林斯潘、索罗斯),而在十几年之后,有人评论道:“你一定没有想到,中国曾经那么伟大过——挡住了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大家看看上面的过程是不是极其的熟悉?

2015年12月,美国开始了第一次加息,在这之前在中国的网络上出现了大量的带路党,这其中包括很多网络名人、经济大咖发表各种各样的美元升值言论,他们配合国际投机者大量的抛售人民币,兑换央行里的美元,而更多不明真相的中国人被这种观点洗脑,然后也跟着兑换中国央行里的美元,想要等到美元升值的时候再抛出去赚钱。

那个时候,我还在以前的公司,公司很多人都在谈论换美元等升值的事——我那个公司员工最低学历大都是全国重点本科大学毕业的。

所以,中国最悲哀的不是那些太聪明的人,也不是那些不聪明的人,而是那些有些小聪明的傻×——他们自以为能够看懂,能够比别人更容易赚钱,却不知道国际资本看准的就是这些人,因为不聪明的人国际资本也忽悠不到(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听不懂,我也不会去兑换美元),就他们那点小聪明还想通过炒汇赚钱!

当然了,我也没有劝阻他们,因为我说了他们也不会信,相反,说不定还会把我当成傻Ⅹ,然后拿出一堆分析数据来向我证明他们才是聪明的,才能更容易赚到钱!

所以,我一句都没有和他们谈,这种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出卖国家利益的傻Ⅹ就让他们亏去吧!亏的倾家荡产才好呢!

我那公司只是一个缩影,在中国,这样的傻Ⅹ很多,他们给中国制造了极大的麻烦,从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仅仅一年时间中国美元储备就出现断崖式的下跌,减少了接近1万亿美元储备。

最终,中国政府通过大量的非常规手段才止住外汇储备的流失速度,最后再打爆那些国际投机者,而那些上当的“聪明人”更是亏惨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很多的大企业充当了卖国的角色,他们打着“投资”的名号,大量的兑换中国的美元储备,充当了国际资本的“打手”。比如,被央视点名批评的万达、海航集团、复星、浙江罗森内里等企业。

中国收拾了其中一个最大的资本家王某林后,这些企业才幡然醒悟,不过已经迟了,这些企业已经进入了中国监管的黑名单了!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对付国际资本制造经济金融危机,我们并不是毫无手段的。

只要老百姓不上当,不被忽悠,只要大企业都能有爱国的情怀,不以利益为唯一目标,那么凭借强大的国家资本力量,那么国际投机者那些钱根本不够看的,分分钟就能打爆他们!

这种战争比的就是谁的钱多,你国际资本高价买低价抛,你抛多少我接多少,而且强行拉升,最终不但让你在股市、汇市上损失惨重,而且让你在股指、汇率上亏的血本无归!

在前面的文中,我们和大家说过,其实美国制造经济危机的对象是拉丁美洲的巴西和委内瑞拉。

2017年巴西和委内瑞拉遭到国际资本的疯狂围剿,然而在中国的支持下,危机并没有发生。

美国制造经济危机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让巴西和委内瑞拉经济崩溃,国家破产,然后低价去收购破产国的优质国有资产,然而在巴西即将发生经济危机的时候,中国资本全面介入了巴西,在美国之前抢先去抄底了巴西,在帮助巴西解决危机的同时,获得了大量的低价优质资产。

目前中国在巴西投资已涵盖油气、工业、银行业等几乎所有的重要行业。比如,中国国家电网对外投资的50%投到了巴西;中国三峡电站30%的对外投资投到了巴西;在原油行业,中国的投资占非常大的比例……

或许有人问:难道巴西不怕被中国剪羊毛,不怕被中国控制了经济命脉?

怎么不怕?

不过它没有办法,因为美国的要价更低,而且附带的政治条件更加的苛刻。而中国给出的价格相对合理,而且不附带太多的政治条件。

可以说,中国全面介入巴西让美国资本损失巨大,因此为了避免在委内瑞拉发生同样的状况,美国在做空委内瑞拉经济的同时,多次威胁要对委内瑞拉发动战争。

美国为什么要威胁对委内瑞拉动武呢?

因为美国只有利用这种方式才能阻止中国到委内瑞拉去抄底——一旦发生战争,那么中国去委内瑞拉抄底就可能因为战争而血本无归!

然而,奇迹又来了!

这次中国没有去救委内瑞拉,但是俄罗斯去了!

俄罗斯投资了委内瑞拉的石油——2017年8月,俄罗斯石油公司曾向提供了60亿美元委内瑞拉国有能源公司PDVSA作为石油供应预付款;同时,俄罗斯对美国发出警告:别想对委内瑞拉动武。

俄罗斯自己都没有钱,都是靠中国的投资在续命,它哪里来的钱?

很显然,背后依旧是我们中国!

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美国那么恨中国了吧!

是你,你恨不恨?

恐怕扒皮抽筋都不解恨!

那么,美国这次为什么选择土耳其作为金融洗劫的对象呢?

因为土耳其在中东和美国作对,但是我们也要知道,美国发动这次金融战也是比较匆忙的,美国制造经济危机一般的布局需要5-10年的时间,比如美国在拉美国家的布局就达到了接近10年,在这十年里,美国向拉美地区输入大量的美元,美国资本大量潜伏在拉美国家,等美国加息的时候,再一举杀出!

而在2016年之前,土耳其还是美国的盟友,美国虽然在各个国家都有潜伏,但是作为盟友,潜伏的资金相对还是比较少了。这些年土耳其汇率不断贬值的主要原因就是参加了中东的叙利亚战争。

而在土耳其反美后,美国潜伏的资金才开始大规模的活动,各种机构发表大量不利于土耳其经济的言论,再加上叙利亚战争还没有结束,多种因素叠加在一起导致了土耳其目前的危机!

那么,这次土耳其能不能阻止经济危机的发生呢?

我认为,可以的!

因为美国资本力量在土耳其的存在并不强大,造成这种危机的主要原因是土耳其人被忽悠了,只要土耳其人醒悟过来,把兑换的大量美元再兑换给土耳其央行,那么危机就解除了!

其实,我更希望土耳其能走投无路,因为那样中国就能更加顺利的进入土耳其的各行各业,最终控制土耳其的经济,为“一带一路”的顺利实施奠定基础——土耳其是链接亚洲和欧洲的枢纽地带!

中国现在不差钱,中国央行里现在还存有3.2万亿美元储备用不出去呢!只要中国的老百姓不犯傻,不被忽悠,这个美元储备足够让中国在全世界进行“攻城掠地”!

我相信,分析到这,大家就会清楚一点:美国想洗劫世界?

没有中国点头,它将一事无成!

所以,中国人,要自信,我们的国家远比你想象的要强大!

当然,我们一定要爱国,不能被欧美忽悠了,外汇储备关系到国家的经济金融安全,我们不能随便的去兑换中国央行里的美元储备——那个钱你是赚不到的,即使赚到了,那么也是“卖国钱”!

中美贸易战的趋势已经很明确了,美国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各种手段达到缩减中国贸易顺差、打击中国外汇储备、迫使大国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在知识产权领域遏制中国科技进步。至于过程和手段,甚至是做戏都不重要了。

最近几个月笔者一直提醒要高度关注香港市场,关注港币和港股,因为大棋局的焦点时刻日益临近,国际资本可能会先期从香港等外围下手。

港币从去年1月开始,在人民币借美元超贬之机大幅升值一年多的背景下,港币却持续贬值,最近逼近并多次触碰7.85的上限(弱方兑换保证)。香港金管局从4月12日至4月19日,面对港元贬值,香港金管局在8个交易日内出手13次捍卫港元联席汇率制度,共计买入513亿港元“护盘”。金管局总裁陈德霖警告公众“谨慎管理风险,为利率和资产的潜在波动做好准备” 。

香港市场是个相对高度市场化的,港币也是自由兑换的,更接近于实际情况。港币的贬值是在大棋局步入2018年开始的焦点时期,在这期间,美元将结束持续一年半的超贬走势,开始逐步走强,极可能走出一波大幅度升值行情,走出一波“美元通杀之旅”。

其他非美货币很多都会因此承受越来越大压力,逐步开启贬值之旅,而某些人为操控的货币泡沫也将破灭,甚至在焦点时刻出现快速爆扁的走势。

据CME美联储观察显示,美联储6月加息概率从94.3%跃升至95.3%。联储高官预计2018年将加息3次,2019年加息3次,2020年加息2次。支持年内加息4次的官员较去年12月有所增加,与支持加息3次的官员已成势均力敌之势,年内加息4次概率增大。

本周美元指数累计涨幅1.17%,已连涨三周。周五美元指数尾盘涨0.17%,报92.58,一度创今年以来新高至92.92。

美元走强和美联储加息预期增强,使得10年期美债利率今年已经冲破3%关口,美国利率的走高不断扩大着与新兴市场国家的利差,这意味着新兴市场国家债券的价值在不断降低。

这在垃圾债券上率先得到体现。目前离岸市场的中国垃圾级美元债创10年最长连跌,中国垃圾级美元债较美国同类债券收益率溢价创2015年来最高。美银美林一项监测指数显示,截至今年4月,中国企业发行的高收益美元债连跌三个月,创下金融危机年以来最长的连跌纪录。

美联储加息缩表,美元走强,美国和新兴市场国家利差的走高,就意味着资金的不断流出,意味着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券的贬值、意味着资产贬值、意味着汇率承压、意味着货币的贬值,意味着资金将不断流出新兴市场国家。当然,也意味着股市风险的临近。

追踪基金动向的EPFR Global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2日当周,投资者从新兴市场债券基金撤出了10亿美元资金,为今年2月初全球市场抛售潮以来最大撤出规模,也是16个月以来首次出现连续两周资金净流出。

为缓解资金外流压力,即便去年在美元弱势的背景下,新兴市场美元债券发行量仍然激增,据国际金融协会(IIF)估算,新兴市场去年持有的美元债务达到创纪录的6.3万亿美元,而美元的反弹正使得美元债务的利息支付成本不断攀升。据IIF,今年将有超过9000亿美元新兴市场债券到期,其中土耳其、波兰和阿根廷等国最容易因美元升值而受到冲击。

个别国家已经撑不住了,内忧外患夹击的阿根廷首当其冲,消耗三分之二外储、"绝望式"600个基点加息都止不住阿根廷比索断崖式跳水,债券利率飙升。

5月3日,阿根廷货币再度暴跌8.5%,创2015年12月份该国实现汇率自由浮动以来最大跌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今年已经累跌了17%。5月4日,阿根廷一周内第三次上调了基准利率,将关键的7天逆回购利率再上调675个基点,从33.25%上调至40%。

随着美元的走强趋势的确立,随着美联储加息,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抛售新兴市场资产、货币、债券、股票。在拉美,由于美联储利率的走高,阿根廷、哥伦比亚和乌拉圭的公司终止发行了20亿美元的债务,土耳其里拉持续下挫,波兰兹罗提遭到抛售。

更为明晰的信号是汇丰破天荒的上调利率100倍!5月4日,汇丰宣布即日起上调香港美元存款利率由0.001%上调至0.1%,为9年来首次调整。

次贷危机以来,汇丰首次加息,而且是大幅度加息,意味着香港资本市场的风声鹤唳,意味着资本的流失,债务违约压力的大增,香港楼市也就处于风雨飘摇中了,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的魅影又一次隐约浮现。

香港是中国市场的窗口,尤其是金融市场的前沿阵地,香港出问题必然牵累内地;港币出问题,必然影响人民币;香港楼市如果崩盘,内地楼市泡沫又何以自处?含有大量内地H股上市公司的港股市场出现大问题,必然殃及A股。这里姑且不说内地市场自身的问题。

BIS指出,去年香港的信贷差距(credit gap)指标——即香港信贷规模与其趋势水平之差扩大40点,为有记录以来最高。该指标用于衡量未来2-3年银行业危机,超过10个点就被视为危险信号。

野村证券亚洲首席策略师Rob Subbaraman在报告中表示,野村预测未来金融危机的模型显示,香港出现了54个金融危机初期的警报灯,比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还要多。

野村指出,香港私人部门信贷占GDP之比已经高于45%的长期趋势水平,为全球最高,这是典型的泡沫迹象。

目前香港房地产市场的市盈率达到历史新高——19,而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前夕的峰值也只有14,次贷危机期间香港房价暴跌60%。

摩根大通发布研报警示,用以预测美联储基准利率的工具之一,美国1个月期OIS年末利率远期曲线在走高两年后,出现轻微倒挂。这就意味着在2020年一季度之后,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美联储政策利率预期将会下调。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这一征象仅仅发生过三次:1998年,2000年和2005年。这三次之后都发生金融危机:98年爆发东南亚金融危机,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科技股崩盘,2007年次贷危机。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按此指标显示美联储将在2020年左右货币政策将出现转向,也就是从加息周期变为降息放水周期。之前笔者文章曾介绍过,美联储之所以要在2020年前两三年之内完成利率正常化,就是为了给将来应对危机腾挪利率空间,为了在危机到来时有救市的利率工具。只有把利率正常化了,才有空间降息应对金融危机。

一句话,这个指标预示着2020年前市场将接近或已经处于经济萧条或金融危机阶段。

这完全符合我们对大棋局节奏的判断:进入2018年之后的2-3年时间,将是大棋局的中盘绞杀阶段,也就是全球性金融危机逐步爆发的阶段,泡沫逐个破灭的时期。目前,焦点时刻在逐步逼近,我们会在切身体会到节奏的加速推进和危机的步步逼近,我们会感受到债务、房地产、货币汇率、资本市场处处寒意渐浓。

索罗斯投资的一家对冲基金Glen Point Capital已经开始开始瞄上新兴市场债市,该基金于3月开始交易。目前该基金正筹集更多资金。

种种迹象表明,国际资本已经开始从大国外围下手了,华尔街大棋局的金融总攻外围战已经开始。让我们密切关注港币,密切关注李嘉诚早已撤离的香港楼市、密切关注港股。

2018年不寻常。开年之际,港币就面临10多年来首次“汇率危机”!

贬值!贬值!贬值!4月12、13日、14日、16日香港金管局连续5次入市干预,共计买入96.64亿港元,可见,货币战争未响,硝烟已起!

一、告急!全球都在卖空港元?

>>>>>>> 港元走弱的时代背景

既然大家都知道,港元汇率跟美元挂钩,那么为啥美元加息,港元反而会走弱呢?

虽然香港的官方基准利率紧盯美国,但是美元的市场化利率要远远高于美联储的联邦基准利率,同时由于香港银行体系充裕的流动性,使得香港HIBOR利率一直偏低,港币和美元的利差因此被不断扩大。

利差变大,就会导致套利交易的存在。

港元对美元汇率,7.85是一个临界点。2005年以来,港币与美元的官方汇率是区间调控的,区间设定在7.75-7.85。

1、设定7.75为强方兑换保证,当港币涨破7.75,香港金管局会卖出港元,买入美元;

2、设定7.85为弱方兑换保证,当港币跌破7.85,香港当局会买入港元,卖出美元。

开年以来,港元对美元汇率逼近7.85,算上今天,香港金管局已经5度入手买入港元,维稳汇率了。

具体套利是怎么操作呢?可看下图↓ ↓(来自工银国际研报)

在这样的情形下,交易员就可以借助低Hibor借款,卖空港币买入美元,投资收益更高的美元资产。

以1个月的HIBOR和LIBOR的利率走势之差来看,两者利差从2018年初的0.37%大幅上升至4月的1.04%。

二、全球缩表,请看好你的钱袋子

大家可以这么粗浅理解:缩表=货币抽水,就是回收过去超发的基础货币。

难道,新的一场货币危机要来临了吗?对老百姓的影响是什么?

图:香港过去10年基础货币供给情况

货币危机?不存在的。

港元走弱,是有其时代背景的。

全球都步入紧缩的时代,香港也不能免俗啊,反而是为香港金管局收回过去十年超发货币提供了条件。 对于大部分老百姓来说,喜忧参半吧。

喜的是,去香港血拼更划算了(是的,五一要来了!),

忧的是,对有房贷、车贷的人来说,在加息背景下,债务利息成本就要变高了。

纵观全球的局势,全球流动性收紧、美国税改叠加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未来大家的日子将不太好过。

典型的影响就是未来避险资产价格上涨(如黄金),风险资产的价格下跌。

美联储加息后,3月22日,香港金管局跟随上调隔夜基准利率25个基点,至2.0%。可是我们看到的是港币兑美元的持续贬值,港币在去年全年至今,从最低7.75130贬值到现在的最低7.84946,创下了港币对美元的三十三年新低。

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先来说说香港的货币制度——联系汇率制。

联系汇率制度

联系汇率就是固定汇率制度,也就是港币已基本固定的汇率盯住美元。香港于1983年10月17日起实行联系汇率制,三大发钞银行一律以1美元兑换7.8港元的比价,事先向外汇基金缴纳美元,换取等值的港元“负债证明书”后,才增发港元现钞。同时政府亦承诺港元现钞从流通中回流后,发钞银行同样可以用该比价兑回美元。

也就是说一个港币的背后都有等值美元做背书。再换句话说,就是港币其实某种意义上就是小美元,香港当局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货币政策,自己的货币政策完全跟随美联储,美联储今天加息,香港金管局就得同时跟随等值加息。

香港联系汇率制还有一项制度,就是当港币升值至7.75时,当局就会干预汇率抛出港币买回美元(强方兑换保证),当港币贬值至下限7.85时,货币当局就同样会反向操作买入港币抛出美元(弱方兑换保证)。

目前香港外慧础备是4435亿美元,是相当于香港流通货币7倍多,或港元货币供应M3约48%。按理,香港有足够实力确保联系汇率制度。可实际情况却是港币兑美元已经贬值逼近了下限,这意味着什么呢?为什么香港跟随美联储加息而港币仍然持续贬值呢?

香港经济状况相对稳定,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和巨变的趋势。经济基本面不是港币贬值的原因。

港币贬值的表面和根本原因

目前看导致港币对美元贬值的表面直原因是香港市场和美国市场的实际利差的扩大。但港币贬值的真实原因是美联储加息,是美元荒所导致的!!!

美联储已经开始了持续高强度加息和缩表,以及美国税改的落地导致美国海外资金汇回美国,再加上最近美国国债发行数量增加,这些都将从世界各地抽取流动性。

美元LIBOR利率去年12月以来加速上升,目前已经达到2008年年底以来的新高,全球市场的流动性将会越来越紧张,LIBOR利率创新高就是最直接的反映。

这就是笔者去年不断提醒的全球资本流动大逆转,由过去9年的超级大宽松逐步变为大紧缩,美元从过去几次量化宽松而不断流入世界各地,转变为不断不断流出非美国家,美联储的紧缩政策和税改正在从全球抽取美元流动性,美元荒已经到来,今后更将随着美联储持续加息和不断加码的缩表会更加严重。

美联储加息缩表,美元荒、美元流动性趋紧,导致LIBOR(美国借贷成本——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利率不断创新高。

可是自08年金融危机后,大量的国际资本流入香港,大陆资本有大量流入香港,导致了香港市场保持着充足的流动性。香港基础货币中的总结余规模一项是可以反映香港市场流动性程度的数据,该数据从危机前的13亿港币,快速攀升到目前的2595亿港币,累计上涨近200倍。

流动性宽松的大环境使得Hibor利率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充足的流动性使得香港金融机构可以低成本从市场借到资金而不需要通过金管局借贷,这导致了金管局的跟随美联储上调利率失效,也就是说,香港官方基础利率是贴现窗利率,是为了在银行间资金紧张时为金融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目前香港贴现窗利率是2.0%,而市场短期拆借利率普遍不到1%。

金融机构都会以更低利率从市场上借钱而不会去找金管局,所以,香港基础利率再怎么跟随美联储加息也没用,市场利率并没有跟随香港金管局的上调利率而走高。

LIBOR利率不断走高,而香港HIBOR利率自去年12月以来,反而在不断走低,这导致了LIBOR香港银行同业拆放利率(HIBOR)的利差不断扩大。LIBOR和HIBOR的息差,已经扩大到了2008年年初以来的新高。

由于LIBOR和HIBOR息差,市场交易员就不断借入低利率的港币买入高收益的美元,港元的抛售压力就越来越大,不断贬值。

LIBOR和HIBOR利差创出08年以来的最大息差,港币也走出了33年新低。

我们要关注的问题并不是什么联系汇率制度,而是港币对美元不断贬值会对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造成什么影响,进而对内地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造成什么影响。

在港币贬值就要触及联系汇率制度的下限7.85弱方兑换保证水平之时,香港金管局必然会出手干预汇市,抛售美元购买港元,捍卫港币。

如此,香港市场的实际利率必然走高,没有了廉价的资金,实际利率的走高将给高高在上的香港楼市巨大的压力。香港超过九成的抵押贷款,与HIBOR利率挂钩,而这些抵押贷款大多数在房地产业。中短期利率走高对香港楼市的冲击是巨大的,对给房地产市场提供贷款的银行的冲击也是巨大的。

今年1月,香港私人住宅售价指数同比增长15%,连升22个月再创历史新高。国际清算银行(BIS)在3月的季度报告中特别警示了香港因房价的攀升而造成的信贷风险。

调查机构Demographia此前发布的年度国际房价负担能力报告中,香港被评为房价最难负担的城市之首。

同时,实力利率的走高也会暴露出金融市场隐藏的杠杆,而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风险点。

实际利率走高对港股也形成压力,为维护港币,香港政府必然收紧流动性,这对因充足的流动性而一直走强的港股形成重大利空。香港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房地产占了极大的比重,而香港楼市的趋势也对港股施压。

2017年,恒生指数全年累计上涨36%,地产板块上涨38%。地产板块如果下跌,港股难逃走熊的命运。

而内地红筹股、地产股也是港股的重要成分。如果香港股市、楼市出现问题,那么,必然会影响到内地。我们知道,深圳楼市的上涨一定程度上是受香港楼市的影响,比价效应明显,如果香港楼价大幅下跌,内地一线楼市也将受到影响,而香港H股因香港股市而下跌,内地A股同样会受到影响。

去年香港股市中的内地房企股恒大上涨458%、融创上涨402%、碧桂园累涨243%、万科上涨76%。如果这些股票大幅度下跌,在A股也必然同步下跌,A股将受到拖累。

总而言之,目前港元对美元创出33新高,将迫使港府为捍卫联系汇率制度、捍卫港币而收紧流动性,会导致市场利率走高,这对香港及内地的资产泡沫形成巨大压力,这也是刺破某国资产泡沫的因素之一。

BIS指出,去年香港的信贷差距(credit gap)指标——即香港信贷规模与其趋势水平之差扩大40点,为有记录以来最高。该指标用于衡量未来2-3年银行业危机,超过10个点就被视为危险信号。

野村证券亚洲首席策略师Rob Subbaraman在报告中表示,野村预测未来金融危机的模型显示,香港出现了54个金融危机初期的警报灯,比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还要多。

野村指出,香港私人部门信贷占GDP之比已经高于45%的长期趋势水平,为全球最高,这是典型的泡沫迹象。

总而言之,由于美联储开启了紧缩大周期,加息缩表以及美国税改,导致很多非美国家美元荒,美元利率走高;而香港市场目前仍处于流动性相对充足,市场实际利率并没有跟随美联储和香港金管局加息而走高,LIBOR和HIBOR利差不断扩大;

利用利差、通过加杠杆套利导致港元不断贬值,即将触碰底线;而港府干预港币汇率、捍卫港币必然导致香港实际利率走高。这对香港和内地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都形成冲击和挤压,港币的贬值将会是刺破泡沫的因素之一。

因为蝴蝶翅膀的煽动有可能引发海啸,对港币的走向我们要高度关注。对此高度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大棋局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期,香港也必然会是国际资本对大国发动金融总攻的一个点,一个重要的点......

历史总是能给我们折射特别多的东西,特别是各种惨烈的事件,我们总能够从中咀嚼出各种滋味。

 

Russia

Russia

远东文化研究学者,远东网创始人,哈尔滨露西亚文化沙龙创始人。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乞食公知】特朗普一个动作 这批跪着的中国人全被贱卖了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