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音乐】臧 婷 | 左贞观的音乐人生

远东露西亚文化沙龙

原创: 当代音乐 当代音乐 7月10日

本篇刊于《当代音乐》2019年第7期。

(2019年11月14日左贞观老师来到哈尔滨参加中俄建交70周年活动在黑龙江省电视台与编者合影留念)

摘 要

左贞观先生始终致力于中国音乐在俄罗斯的推广,他是迄今唯一一位获得俄罗斯总统颁发“功勋艺术家”称号的华裔俄籍艺术家、俄罗斯爱乐乐团创始人。他不仅在作曲方面有卓越成就,在音乐理论方面也颇有建树。左贞观先生在音乐的实践和理论方面都有深入的涉猎,他的作品不仅展现出了中国独有的魅力,而且诠释了他对音乐的情感理念,这也成就了他“中俄音乐大使”的音乐人生。本文通过论述左贞观的求学之路、创作之路、爱乐之路、学术之路、奉献之路五个方面,力证左贞观先生对20世纪中俄音乐的互相交流和发展做出的突出贡献。

关键词

左贞观;俄罗斯音乐;音乐传播

在俄罗斯生活了五十多年的华裔作曲家左贞观,是唯一一位进入了俄国主流音乐界的华人。2001年,他和其他九位作曲家被邀请加入了“俄罗斯音乐与21世纪”俱乐部。苏联最重要的官方音乐刊物《苏联音乐》对他是这样评价的:“左贞观今天是莫斯科作曲学派的最有威望的代表之一,而且是找到了自己独特创作道路的作曲家。”左贞观在艺术上的成就和对中俄文化交流做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他也因此荣获了叶利钦总统颁发的“俄罗斯联邦功勋艺术家”(1999年)的荣誉称号。他还被普京总统授予了“友谊”勋章(2005年)。[1]对于一位华人,在全世界都为之曙目的艺术家的摇篮和圣地——俄罗斯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度里取得这样的成就是有多么不容易。

一、求学之路

左贞观1945年出生于上海,他的母亲虽有俄罗斯血统,但他与任何一位普通的中国孩子一样,在家里面也只是讲中文,并没有受到俄罗斯文化过多的熏陶。他的父亲是中国人,非常注重孩子的美育教育,虽然不从事音乐职业,但却非常喜欢音乐,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音乐方面有所涉猎,他的父亲为此给年幼的左贞观聘请了俄侨的钢琴老师教他学习钢琴。他真正爱上音乐,是他参加了少年宫的弦乐队,在乐队里拉大提琴。这时他开始疯狂地爱上了音乐,给了他日后奋进的力量和财富。从此他决心要走音乐的道路。

1961年,左贞观全家移民到当时的苏联。随即就考入了音乐中专开始学习大提琴,开启了他的音乐职业化道路。依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对音乐的热爱,用了两年的时间从二年级水平跳跃到九年级的水平。三年后,在全西伯利亚学生比赛中包揽了独奏、三重奏、四重奏等好几个奖项。

在中专毕业后他进入新西伯利亚音乐学院大提琴系深造。学习期间,作曲系学生都会希望他演奏他们的作品,就这样他就“沾染”上作曲这门专业了,并开始尝试写作了一些作品。

音乐学院毕业以后,他被分配到交响乐团担任首席大提琴,在乐团的工作给了他丰富的乐队经验。乐团排练中间休息时,他就会拿着指挥台上的总谱来研究,他对乐队的各乐器的功能和性质都有了深度的了解,因此以后他为交响乐团写的总谱都有非常成熟的配器。

在交响乐团工作,虽然据他说是“一生里最喜欢的,最幸福的一个阶段”。但他还是不能对自己人生感到满足,他总觉得有一种使命感在召唤着他。于时,当一位莫斯科作曲教授来西伯利亚演出时,他把自己的几个处女作演奏给这位教授听后,马上得到教授的赞许,同意左贞观来莫斯科学作曲。

当时他已经28岁了,有固定的、喜欢的工作,有很高的工资和舒适的住宅,但他却抛弃了这一切,选择了另一条更艰难的,前程未卜的道路。他考上了莫斯科格涅辛音乐学院作曲系,去重新当起了大学生。在音乐学院里,他有幸师从著名作曲家李金斯基教授学习。这位80岁老教授30岁时就担任了莫斯科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的工作。在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大礼堂内至今还挂着大理石牌子,上面刻着几十个金奖毕业生的名字,其中就有他。在苏联作曲界人们常常会开玩笑说:苏联50%的作曲家是李金斯基的学生,另外50%的作曲家是他学生的学生。左贞观在自己老师那里不仅学到了作曲技巧,老师还教导了他要怎样做一位正真的,有高度品格的艺术家。由于命运的安排,左贞观成了李金斯基的最后一位学生。

创作中的左贞观老师

二、创作之路

左贞观把自己几十年来的创作风格分成了三个阶段:1.传统风格(1980年前);2.前卫风格(1980—2005年);3.前卫+传统风格(2005年以后)。

他在格涅辛音乐学院学习时期写的一系列作品虽然手法比较传统,但已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在一次苏联各大音乐院校作曲教师参加的教学研讨会上,大家在听了他在大学二年级时谱写的《弦乐四重奏》后,产生了激烈的争论,讨论的问题是:用传统的技巧也可以写出有新鲜感的、现代感的作品,有没有必要拼命去追求复杂的现代技巧来写作?从此以后,在苏联就有人开始知道左贞观这个名字了。

1975年,为了庆祝反法西斯卫国战争胜利30周年,在苏联国内举办的青年学生作曲比赛上,他创作的《节日序曲》荣获了一等奖。这是一首中国风格非常鲜明的,乐队效果极好的,短小精悍的作品。及至1980年,苏联作曲家出版社就已经出版了他的七部作品:《弦乐四重奏》包括三部用俄语唱的声乐作品(李白的诗、《诗经》、花间派的词),《节日序曲》等,并在全苏广播电台录了音。

左贞观的创作在一开始,就同中国文化有密切的联系,虽然他学的是西方的作曲技巧,沿用的是俄罗斯的作曲学派的音乐思维方式。他自己解释说:“一个人生长的最重要的阶段是童年和少年,我的根,我的一生的基础已牢牢地扎在中国文化的土壤里了。”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能把中国文化的精神同西方音乐领域的成就融合在一起,这样的化学反应就出现一种新的、前所未有的、有新奇感的创新的作品。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听众会那么喜欢左贞观的每一部作品。

在作曲系毕业的当年他就加入了苏联作曲家协会。这时,正好是前卫作曲风格盛行的时候,苏联出现了一批用先锋派手法写作的作曲家。他们的创作马上引起了左贞观的极大兴趣,他努力地去想理解这些音乐语言甚为复杂的作品。这是一种他以前不懂的,能更加自由地阐述语言的音乐,不受小节线束缚的乐句。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创作。他停顿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没有写什么新作品,当时他全盘否定了自己以前的作品。

经过两年的沉淀,1980年,他写出了完全出乎大家意料的一个作品——《大提琴独奏奏鸣曲》。在作品内运用了一些古琴演奏的手法——拨弦和滑音等。作品开端,听众一下子都听不出来是什么乐器在演奏,整个曲子像即兴演奏一样,作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富于高度的技巧性,不是普通的大提琴家能演奏的。该作品在作曲家协会第一次演出后一炮打响,大家纷纷叫好。从此左贞观就以新的面目进入了作曲家圈子。对左贞观来说,这是一个新的转折点。之后,他创作了一系列他自己认为是成功的作品:室内乐《国画》、交响曲《汉宫秋月》《三首钢琴曲》、打击乐《五行》等。在这些作品中,他还是忠实于自己:“中国的内容同西方的形式的高度融合。”

1987年9月1日,全部由他作品组成的音乐会在莫斯科著名的圆柱大厅举行。这一天也是他生来最幸福的日子。那一天他的父亲得到苏联政府的允许,来到了俄罗斯。纯属天赐的巧合,父亲早上刚到莫斯科,晚上就出席了儿子的音乐会,这是在30年后的父子的第一次见面,团聚。整个音乐会现场的观众知道骨肉至亲的父子久别重逢,经久不息的掌声响彻了整个大厅,一束束鲜花将他淹没了。

九十年代,左贞观在中国上海举办的一次“单乐章管弦乐作品”比赛中(1993年)荣获第二名(第一名空缺)。又在美国一次作曲比赛上(1996年)获得第一名。他的作品开始在俄罗斯各城市演出,先后在十几个国家演出。

2005年,在云南昆明举办了一场《聆听云南》的音乐会,左贞观演奏了由云南省委托他写作的《小河淌水》小提琴协奏曲和《大观楼长联》的合唱曲。音乐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国内音乐界对《小河淌水》小提琴协奏曲给予高度的评价。业界人士称这一创作为继《梁祝》之后中国民乐改变成小提琴协奏曲的又一力作。

在小提琴协奏曲取得巨大成功之际,由左贞观提议,云南邵晓萍策划,中俄两国艺术家联合打造芭蕾舞剧《小河淌水》。由两国艺术家组成的制作班子:左贞观作曲,苏联人民演员、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总监戈尔杰也夫编舞,天才的李华先生编剧,莫斯科大剧院的舞美切巴尔志的布景,北京设计制作的服装,由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演员的表演。2006年12月,在人民大会堂舞台上推出了芭蕾舞剧《小河淌水》,演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演出后有众多的刊物发表评论。《人民日报》写道:“《小河淌水》是我国继《红色娘子军》《白毛女》《大红灯笼高高挂》等剧目之后又一部原创芭蕾舞剧;不仅如此,该剧目充分结合了交响乐和芭蕾舞艺术与中国民族元素,做到了中西方艺术形式的融合,必将促进中俄的文化交流,在文艺界和两国文化交流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

左贞观认为自己创作了非常符合芭蕾舞特点的音乐,音乐语言通俗,像他说的,是一个很“民主”的作品。所以不管在中国,或在俄罗斯,音乐受到广大听众的喜爱。虽然音乐听起来好像很传统,但在手法上运用了不少现代技巧。这也就是文章前面说的,他创作的第三阶段的典范:“传统和前卫”。

芭蕾舞剧《小河淌水》被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列入了剧团的保留剧目,在国内外已演出了几十多场。许多国内的交响乐团则经常把该剧的音乐作为组曲来演出。

三、爱乐之路

“俄罗斯爱乐交响乐团”,这是一个同左贞观这个名字密不可分的团体名称,这个由左贞观创建的,在中国演出界相当著名的俄罗斯艺术团体。自1992年建团后到现在,乐团已经来中国演出过25次,演出了数百场之多。他的乐团有俄罗斯的“中国乐团”之称。

左先生是这样叙述建团的经过的:“1992年严寒的冬天,台湾李泰祥的弟弟来莫斯科找我,说是李德伦先生介绍,想请我帮忙录一张CD。当时李泰铭正与女歌手齐豫热恋,要出巨资为未婚妻录一张专辑《藏爱的女人》。片内通俗歌曲全部取材于古典音乐。我们把贝多芬、肖邦、柴可夫斯基等作曲家的名曲改编成了通俗管弦乐曲。然后我把莫斯科最优秀的乐手凑在一起灌制了这张CD,结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连获几个国际大奖。在录完《藏爱的女人》后,紧接着接到香港雨果公司的老板易有伍先生的电话,说要来莫斯科录制古典音乐的唱片。我带他听了几个乐团,最后要么水平不理想,要么价格过高,而决定自组乐团录音,当时就命名注册了“俄罗斯爱乐乐团”。雨果公司一口气同我们录制了40张CD。后面找我录音的公司就不计其数了。成功的原因在于:高水平的演奏质量和合理的价格。1992—2008年间就我们共录制了500张CD。”

这些年的录音工作让左贞观认识了许多中国著名音乐家。例如指挥家:李德伦、曹鹏、陈佐湟、叶聪、叶咏诗、张国勇、肖邦享、阎惠昌、刘鹏、徐东晓等;小提琴家:钱舟、俞丽拿、薛伟、吕思清、夏小曹等,钢琴家:刘诗昆、殷承宗、许斐平等;歌唱家:胡晓平、莫华伦、朱小强,饶岚等;二胡演奏家:闵惠芬,马向华,许可等。

2000年以后,纪念萧斯塔克维奇的两张CD被DG公司选上出版,乐团还参加了“马思聪作品全集”的录制工作。2008年由乐团录制的美国作曲家罗哲的小提琴协奏曲被提名格莱美奖。2019年,俄罗斯爱乐乐团将在莫斯科举办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的音乐会。

四、学术之路

1988年,当时的苏联外交部收到中国政府的一封公函,信中提出有关冼星海在苏联几年里的生活和创作的十几个问题。希望能够得到苏联政府的帮助。这封信当即被转到了苏联作曲家协会。当时作曲家协会主席赫连尼科夫把已经是作曲家协会会员的左贞观找来,问他是否知道冼星海这位作曲家,左贞观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他是听着这位作曲家的音乐长大的。所以他不久后就踏上了探寻冼星海足迹的道路,去了哈萨克斯坦,收集到了很多第一手的资料。他找到了许多曾认识作曲家的朋友,采访了他们,还收集到了冼星海的遗物和作品为研究作曲家的生平与创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现在有关冼星海在苏联的研究都基于左贞观最早收集到的资料。比如最近拍摄的电影《音乐家》,许多珍贵的资料都是由左贞观提供的。左贞观自己曾说:“仿佛我与冼星海有一种缘分。”[2]左贞观13岁时在国内就第一次听到《黄河大合唱》,给了他极大的震撼。他说在国外定居五十多年了,对祖国的感情多少有一份《黄河大合唱》在里面。

左贞观在学术方面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始终不敢忘却的母语,即使他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没有机会讲中文。正因为在俄罗斯缺少懂汉语的中国音乐学者,左先生自然而然成了中国音乐的专家。他不仅经常在俄罗斯刊物上报道中国音乐艺术的发展情况,在中国的杂志上写著介绍俄罗斯的音乐文化,他发表了多篇有分量的学术文章。

2014年,俄国出版了他的著作《俄罗斯音乐家在中国》,以大量翔实的资料介绍了20—21世纪俄罗斯音乐家在中国的活动。其中包括哈尔滨,上海的俄侨,上世纪50年代的苏联专家对中国音乐文化做出的贡献。俄罗斯著名音乐学家瓦霍洛波娃在俄罗斯《音乐述评》报上曾发表书评:“俄罗斯音乐家应当感谢左贞观先生的这本涵容深厚、历史跨度宏大的历史著作。”该著作2017年也在中国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发行。中国音乐界也应当感谢左先生的这本书,它使中国音乐家们能够记住在我国近代音乐发展史上曾经大力帮助我们的俄罗斯音乐家,为中俄两国的音乐文化交流打下坚实的基础。

左贞观屡次被邀请参加国内外的各种国际学术会议,进行学术交流。他已被数个国内大学的聘请为客席教授。

本文作者同扎杰拉茨基之子和左贞观老师

五、奉献之路

左贞观是一个惜时如金的人,他从不肯随随便便浪费一刻钟,但是,他却舍得花费大把大把的时间去服务社会,帮助他人,扶植后辈。多年来,他为中俄两国文化艺术的交流发展倾尽全力,像许许多多素昧平生的同胞施以援手。所以,无论是在俄罗斯或是在国内音乐界,只要提起左贞观,不是朋友们认识,就是朋友的朋友认识,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张,2013年左贞观先生入选央视“中华之光”——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评选,同时入选的前20名候选人里面包括成龙、姚明等人。CCTV-4专门赴莫斯科为其拍摄了短片《架起中俄友谊的桥梁》。凤凰电视台则为他拍摄了一专题节目《左贞观的音乐人生》。

他家中有众多的奖状和证书,他自己则更喜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和平基金会给他颁发的“和平大使”荣誉称号。

纵观左贞观五十多年的音乐人生,是不断探索,不停进取,不辍耕耘的人生。他是一位音乐大师,也是俄罗斯朋友口中的维克多,同时也是那些受过他帮助的和他有过交往的中国同胞口中的左老师,正如他的老师李金斯基所期望的那样,他是一个在音乐道路上上下求索且成就斐然的人,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富有高尚品格的人。

Russia

Russia

远东文化研究学者,远东网创始人,哈尔滨露西亚文化沙龙创始人。

1 条评论

  1. Russia
    Russia

    左贞观老师是唯一一个同时被叶利钦和普京授过勋的人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当代音乐】臧 婷 | 左贞观的音乐人生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