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译/庄沐杨

美国选择抛弃它一手打造并维持了70多年的全球体系,这意味着世界历史走到了一个转折点,因为其他国家或组织既无意也无法维持这一体系的存续。这么一来,不论对美国还是其他国家来说,整个世界都将变得不再那么自由、那么繁荣、那么和平。

【山姆大叔】安息吧,“自由世界秩序”-远东网

存在接近一千年的神圣罗马帝国,被法国哲学家和作家伏尔泰嘲讽为“既不神圣,也不罗马,更非帝国”。今天,在伏尔泰发出此番嘲讽接近250年之后,按照他的说法,濒临消亡的“自由世界秩序”(liberal world order)只能说是“既不自由,也不‘世界’,更非秩序”。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以及包括英国在内的不少国家联系紧密,它们共同打造了一个“自由世界秩序”。其目标是确保不会再出现此前30年间爆发过的两次世界大战那样的灾难。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一些民主国家开始着手创设一个“自由”的国际体系,这一体系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并且强调尊重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同样需要被保护的还有人权。这一国际体系所秉持的理念旨在覆盖全世界,并且,该体系也欢迎所有有意加入自由世界秩序的国家或地区。一些组织机构也由此得以成立,或维护世界和平(如联合国),或促进经济发展(如世界银行),或促进贸易与投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后来的世界贸易组织)。

这一切都仰仗于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它在欧亚各国有着为数众多的盟友,同时还拥有核武器。也因此,自由世界秩序并非仅仅立足于民主理想,同时也依赖于硬实力。而被认为非自由国家的前苏联在经济和军事实力上也一项都没有落下,而这个国家也一度对欧洲乃至世界秩序格局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影响。

在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之后,“自由世界秩序”显得越发欣欣向荣。但现在,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自由世界秩序”的前路却陷入了迷茫。事实上,它的三项主要内容——自由主义,普适性以及自我维护,都遭受到了过去70年来从未有过的挑战。

自由主义正在日渐衰颓。民主人士开始感受到来自日益崛起的民粹主义浪潮的影响。在欧洲,一些打着极端主义旗号的政党开始攻城拔寨。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被认为是过去该国精英政治传统所遭受的一次重大打击。而即便是美国,也要不断接受他们的总统对媒体、法院以及执法部门前所未有的抨击。在另一些国家,如俄罗斯和土耳其,其领导人也越发大权独揽。像匈牙利和波兰这样的国家,看上去则对本国尚属短暂的民主政治传统何去何从毫不关心。

我们越发难以把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描述。可以看到,一些地区性秩序格局开始出现了——又或者像中东地区长期以来那样,是一种失序——而不同地区的格局则呈现为不同面貌。构建全球体系的尝试也面临着失败的结局。保护主义开始冒头,最新一轮国际贸易谈判也毫无进展。此外,在互联网的使用问题上也鲜见有效的监管措施。

与此同时,大国之间的敌对状态又回来了。先是俄罗斯在乌克兰,同时还有人认为俄国涉嫌操纵美国2016年的总统大选,这也被认为似乎侵害了美国的主权。在叙利亚和也门,一切就像一场人道主义的噩梦一样,可对此,联合国也好其他国家或组织也罢,都几乎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回应。另外,委内瑞拉整个国家都摇摇欲坠了。当今世界上,每一百个人里,就有一个人是难民或者流离失所的人。

有好几个因素造成了当前的局面,并且可以说明为什么偏偏发生在当下。民粹主义之所以崛起,一部分原因是人们收入水平的停滞以及失业,这被大多数人归咎于新技术的应用,但其实导致收入水平停滞和失业率提高的主要原因还要属进口贸易以及移民。民族主义也日渐得到一些领导人的重视,这一武器被用于巩固他们的权威和统治,尤其是那些身处经济和政治发展难题中的国家。而国际组织也无法在当前的各国角力与技术发展中维持自身的地位。

不过,造成自由世界秩序日渐衰落最重要的一个因素,还要属美国总统特朗普立场的转变。美国拒绝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还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它还威胁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伊朗核协议;此外,特朗普政府还单方面地提高钢铝制品的关税,所采用的理由(国家安全)则是其他各国都可以效仿的,这也进一步把整个世界都推向贸易战争的危险之中。同时,美国对北约以及其他盟友的态度,也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而现在,民主和人权也极少在美国被提及。看起来,所谓的“美国优先”和自由世界秩序应该是彼此不兼容的。

我的观点并非只是单独拉美国出来批判一番。当今世界上的其他几大势力,包括欧盟、俄罗斯、中国、印度还有日本,都应该负起一定的责任。不过,美国并非只是像这几大势力一样,是一个单纯意义上的国家,它可是自由世界秩序的主要建设者和守护者。当然,它同时也是这一秩序的主要受益者。

随着美国决意抛弃过往70多年所一直扮演着的角色,世界历史又走到了一个转折点。“自由世界秩序”无法在缺少美国的情况下继续运作下去,因为其他国家或组织既无意也无法维持这一体系的存续。这么一来,不论对美国还是其他国家来说,整个世界都将变得不再那么自由、那么繁荣、那么和平。

本文原载“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作者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系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主席,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总监(2001年至2003年间),并且曾担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政府的北爱尔兰问题特别使节和阿富汗前景协调员。著有《A World in Disarray: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and the Crisis of the Old Order》一书。庄沐杨译。

运营人员: 魏宇波 MX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