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陆网08-28 00:00

印度外交部8月28日发表声明称印方与中国已经同意结束洞朗地区长达两个多月的对峙。“最近几周里,印度和中国一直就洞朗对峙保持了外交沟通。在这一基础上,双方同意结束对峙。”

中国外交部随后回应“中印结束对峙”称,印方将越界人员和设备撤回印方一侧,中方将继续按照历史界约规定行使主权权利。

新德里电视台报道称,僵局打破是在印度总理莫迪访华参加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前。 

按照外交部的说法,中国将按照历史界约行使主权权利,然而这一历史的界线具体是指对峙开始前的界线还是59年之前的界线?外交部并没有说明,然而前几天的一则消息却透露了玄机。

据印媒报道,印度边防官员和中国方面将在列城的楚舒勒地区会面,讨论在班公湖附近中印士兵对峙并互相投掷石块事件。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8月16日回应称,印度应该恪守相关协定,并遵守1959年的实际控制线。

1962年中印战争胜利后,中国政府宣布边防军队从1959年11月7日的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而印度虽然战败,但后不仅控制了1959年的实控区域,而且通过不断渗透,逐步在20公里区域内站稳脚跟,形成了目前所谓的新实际控制线。

这也是为何中国边防军人在进入印度宣称的实际控制区域后,并不理会印度的要求和举旗提醒,甚至不惜到了动起拳脚的地步。从外交部的表态看,中国始终不承认印度通过渗透获取的实际控制区域,甚至还直接要求印度撤回1959年实控线印度一侧。

这改变了中国此前一直采取模糊政策的做法,但势必会增加中印两国的摩擦频率。华春莹也回应了洞朗对峙事件,指出印军立即无条件撤出所有非法越界的人员和装备,这是解决这次事件的基础和前提。

除外交部发声外,中国主流舆论也开始造势中印战争。新华社旗下的新华视点稍早前指,中印战争既是政治仗,也是军事仗,并回顾了第一次“对印边境自卫反击战”。

而某媒体不仅回顾了中国军人在边境“打蒙”印度军人的历史,而且还采访了曾在中印战争中担任前线指挥官的阴法唐中将。

阴法唐在多次关注中印边境对峙事件后表示,“别看他们嚣张,我们一点都不用怕,算个什么?咱们解放军从来都是不轻易动,要动就来个大的!他们啊,好自为之吧!”

另据中国央视披露,中国军队近期频频在西部高原地区演练山地进攻作战,其中甚至出现了演练出动特种部队敌后渗透的战法。XLW

“中印士兵爆发新冲突!”“印军阻止解放军两次入侵!”,昨天一早,这个耸动的标题占据了印度各大主流媒体的头版头条,根据印度媒体报道。

中印士兵15清晨在拉达克地区发生摩擦,双方互掷石块,且都有人受轻伤,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摩擦的地带并非是现在的处对峙的洞朗地区,而是位于班公湖北岸中印实际控制线一带。

但此消息并未得到中方证实,而印度军方也是不予置评。笔者认为,倘若这起事件真如印度媒体报道这般,那么这就很俨然是一起非常严重的事态,下一步不排除会有擦枪走火的风险。那么为何会这么说?

当我们翻开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家卫国的历史,很显然是有着这样的先列,那就是1969年中苏之间爆发的珍宝岛之战。相信大家对这场战争都不会感到陌生。

1960年代初,中苏两国之间的蜜月期已经过去,双方在意识形态上产生了很多分歧,而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边界争端也渐渐浮出水面。从1964年开始,中苏两国开始举行边界谈判,但由于双方有着巨大分歧,谈判陷入僵局。

1964年以后,中苏两国的分歧从意识形态扩大到了国家关系,边境上的形势也更加紧张,苏联多次借着中苏边界问题,开始增加边境上的驻军,又把1950年代从蒙古撤出的军队重新派了进去。

对于中国来说,由于刚建国不久,国内都处于一种百废待兴局面,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很自然对待边界问题的态度都是想保持稳定,不愿意主动生事。可是苏联人不管,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在边境上一再挑起事端。

从1966年起,苏方就开始禁止中国船只从抚远三角洲(即黑瞎子岛)北面和东面的江面通过,并出动炮艇在江面进行阻拦。

1967年11月底至1968年1月,苏联对于中国边民在珍宝岛北面不远的七里沁岛进行的冰上捕鱼等生产活动,连续出动人员干涉,为保护渔民不受苏联军队伤害,负责防卫的解放军战士就与苏军发生激烈了地推搡、拳打、棍击。

到了1968年1月5日,苏军还出动装甲车在七里沁岛上向完全没有武装的中国边民冲撞,当场撞死、压死中国边民5人,这就造成了中苏边界纠纷中的第一起严重流血事件—七里沁岛事件。

七里沁岛事件发生后,中央军委就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电令沈阳军区,要求加强中苏边界东段的边防警戒。同时作出了一些克制性的规定:如遭到苏方殴打,我方可以还手,但不要开枪。

如苏方使用装甲车等向我冲撞时,我方可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并向苏方提出强烈抗议;如苏方用装甲车等继续向我冲撞并压死压伤我方人员时,我方可以相应地还击,如炸毁其车辆,棒击其人员等,但不准开枪射击。

如苏方向我开枪,我应当场向苏方提出最强烈抗议,并鸣枪警告。当我方两次警告无效,对方打死打伤我方人员时,我边防部队可以开枪还击。但是,在采取上述自卫措施时,应做到“先礼后兵”,并且把还击行动控制在我方境内。

这个指示一出,中苏边界的武装冲突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1968年12月27日起到1969年1月23日,苏联又多次出动装甲车,拦截上岛的中国边防巡逻队,并以棍棒对中国边防军人进行殴打。中方人员虽然以棍棒还击,却往往因力量不足而在打斗中吃亏,甚至武器也被抢走。

据曾当过苏联伊曼边防总队队长的退役上校康斯坦丁诺夫回忆:“1969年1月5日,在达曼斯基岛的一次打斗中,我们从中国人那里抢来15支枪,并发现枪膛里有子弹,我们非常吃惊。

这使边防总队队长列昂诺夫及其副手确信,危险正在来临,如果说要发生什么事情的话,那一定会发生在这里。”之后,几个月时间里,苏联军队仍然不断地在进行挑衅,屡屡挑拨中国的神经,这一枪最后自然很快的打响了。

现在,回看珍宝岛之战前夕的中苏两军对峙情况,还是颇有点像目前中印两军对峙的场景,但是不是扔石头而是摔跤、持棍棒互殴。所以,可以看出当两军军人发生非武力对抗的话,这就意味着局势已经到了一种非常紧要的关口。

印度侵入中国的洞郎地区已有两个月之久,但目前印度却依然没有撤兵的打算,而最近印度几位高官包括莫迪在内也都在释放着战争言论,比如“印度军队是强大的可以打败一切来犯之敌”、“印度军队可以打赢2.5线战争”“印度已准备好战争”,诸如等等。

而除了印度官方频频释放出的激烈言辞外,印军大举增兵中印边境的视频也疯狂流传于互联网之上。

再反观中国,自对峙以来,中国官方的警告从来就没有断过,而在8月3日这一天达到顶峰,新华社 、解放军报、外交部、国防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以及人民日报等中国6个国家部委和机构先后就印方越界事件发出警告,披露印方非法越界的性质,并强调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

这六大权威集体发声,应该可以从某种角度看成是种对印自卫反击战的倒计时,纵观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外交边界冲突中,一直以来有着一定的套路,往往在最后动手前发出最后的警告。而这次自然也会是如此。

当然了,除了口头上的警告,解放军在高原上的演习也是一场接着一场,这些都对外传达种某种信息。

话说回来,关于中印到底要不要打的问题,是战是和或许在九月份见分晓,笔者分析有着有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天气原因:9月的洞郎地区,将会是大雪封山,气象条件十分恶劣,届时根本不适合双方军队的驻扎,所以,如果接下来双方在八月下旬不升级冲突,继续对峙。那么到了9月,印度自然会撤兵。这对印度来说,这将是其最好不过的下台阶。

第二、金砖峰会:今年的“金砖5国峰会”也将在9月在厦门召开,届时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和南非五国领导人将举行会晤。

从北京自身的角度出发,中国希望能在金砖峰会召开前解决与印度的边境对峙,以确保不影响中国展示与发展中国家的友谊合作。再加上中国即将召开的十九大,如果中印在此时开战,显然对双方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时机。

所以,综合以上两种因素,九月将成为中印对峙的分手岭,倘若印度在九月还继续在中印边境挑动中国的神经,接着印度官方再宣布莫迪拒参加金砖峰会,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意味着中印下一场暴风雨真的要来临了,擦枪走火将难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