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逢源

【博弈中东】沙特国王突访俄罗斯背后:军工困境和改革危机-远东网

10月4日,沙特国王萨勒曼突然赴俄罗斯访问,国内焦点关注与众不同,主要是他那部镀金电梯坏了,当然国内大多数对土豪国家的关注一般也就集中在电梯和车辆两个方面。当然我们不能光把注意力集中在电梯角度,而要看到另一个问题,沙特此行,突然从俄罗斯购买了S400防空系统,这就让人有点奇怪了,此前沙特刚刚为特朗普组织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会,并且签下了3500亿美元的史无前例的军购合同,包括萨德在内的一批先进武器随之入沙特,S400当然有独到之处,但应该说与萨德系统有很大的重合空间,而且可以预计,出于保密,俄罗斯对于S400武器中最先进的反导部分可能未必会出售给沙特,因此,也就意味着S400防空系统与萨德重合部分更大,此次军购的目的就更加扑朔迷离。

从目前外电报告分析,沙特此举明显是向西方制裁中的俄罗斯示好,作为中东目前最强大的几股势力之一,俄罗斯通过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等手段,强势介入中东,并且大有在叙利亚扎根的态势,短期内,俄罗斯力量成为中东一股不确定力量。特别是在近期伊朗势力扩张,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独立公投,卡塔尔外交风波等事件密集发生,美国又陷入特朗普和美国政府经常玩左右互搏,美国政策日渐不可预期的情况下。沙特更需要寻求在中东与俄罗斯合作,进而将这种不可控的力量转变为可预期的力量,至少,不能成为沙特在中东新的挑战者。

俄罗斯政府实际上也有与沙特合作的需求,西方对俄罗斯制裁下,俄罗斯急需寻找新的经济合作伙伴。同时,连续数年的石油天然气价格低迷,对俄罗斯经济造成巨大伤害,也是现在俄罗斯每每在与西方较量中底气不足的根本原因。沙特作为世界最大石油出口国,一举一动都对世界油价产生巨大的影响,虽然近期国际原油市场因为库尔德地区公投,战争风险上升而导致期货价格上涨,但从长期看这种趋势不一定能持续。反之,如果俄罗斯能与沙特在石油问题上达成共识,通过减产等手段,实现油价上涨,则可以迅速提振俄罗斯经济。

此次访问事发突然,沙特与俄罗斯能在短期内达成军购等协议,正好说明二者长期接触,双方在中东等问题上实际上已经达成共识,此次访问不过是将结果公诸于世,此后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究竟如何,还要看世界各大势力博弈结果,毕竟对美国而言,一旦沙特沙特在中东引入俄罗斯力量,动摇当前美国的中东布局,这种行为是否会引发美国的介入犹未可知。

阻遏伊朗

对于此次沙特国王突访俄罗斯,我们也应该看到,其中对阻遏伊朗的战略目标。

伊朗长期受国际封锁,俄罗斯几乎是其唯一的军事技术进口国,近几年伊朗虽然也在不断提高其军事工业化水平,但显然大部分军事技术仍旧来自俄罗斯。因此,沙特此次打出军购牌,对伊朗军事技术阻遏非常明显。此次军购,沙特除了要购买S-400外,即将购买的还有TOS-1A喷火坦克,AK-103突击步枪,GAZ虎式装甲车。以上几种装备,都是俄军现役制式装备,同时也使伊朗潜在可能引进的装备。此举即使不考虑对沙特军力有多么显著的提升,至少对伊朗而言,如果装备以上装备,则意味着自己装备在沙特面前毫无技战术机密而言。特别是S400防空系统,伊朗目前还未购买装备,即已落入沙特之手,通过吃透代表俄系防空武器最高峰的S-400技术特点,进而研究出针对S-400的技战术,其余S300等防空系统等于一同破解,这就意味着一旦沙特和伊朗间爆发冲突,伊朗空中大门对沙特敞开。

近几年,伊朗在中东地区的扩张渐成气候,先是实现成为伊拉克境内重要力量,在打击ISIS中,又将军事武装深入叙利亚,近期卡塔尔外交危机中,再次成功组织空中运输,强势支持卡塔尔,在沙特的东北部和东部实现扩张,沙特对此也在寻找美军支持,但美国军事力量处于收缩阶段,不可能直接干涉伊朗。沙特不得不自己面对伊朗咄咄逼人的攻势,此次访问俄罗斯,开启军购,可视为沙特在对伊朗的遏制战略中取得重要筹码,至少在与伊朗潜在冲突中,伊朗军事技术最高水准对沙特而言实现单向透明。这一步釜底抽薪之举,可能对沙特伊朗博弈产生重大影响。

近期沙特和伊朗恢复互派大使,似乎也显示出二者逐渐达成协议,二者的边界正在慢慢清晰,但此次沙特军购后,沙特会不会继续乘势反击伊朗的扩张,则是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

沙特军事工业困境

2016年,沙特军事国防开支达63.7亿美元,位列世界第四,仅次于美、中、俄三国。从沙特军队装备数量和质量看,至少世界前五名是毫无疑问的,应该说也算是世界军事强国,中东地区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但与世界其他军事强国不同的是,沙特的军事工业特别差,本国装备研发能力,制造能力差的不可思议。所有装备完全依靠进口,装备虽多,但购买成本高,维护成本更高,导致军购成本过高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本国军队战斗力提升。

沙特军事装备主要来自美国和欧洲,但在中东,美国和欧洲装备高技术,高维护的特点犹如硬币的两面,令沙特爱恨交加,特别是维护成本和战斗力往往不成正比,近年来,萨勒曼国王发动的针对也门胡塞武装的打击中,由于也门胡塞武装游击队装备过于低级,西方装备并未如预想中发挥战斗力,反而因为维护难的问题出现战斗外损失,进而导致沙特大军在也门胡塞武装战争中进展缓慢,还承受伤亡,徒增笑柄。

沙特其实一直在寻求建立本国国防工业体系,美国等国也并不是不帮助,但西方的军事体系起点高,对基础工业要求近乎严格,沙特实在可望不可及,近几年,沙特也在悍马这一级别装甲车上开展研制工作,也表示要以此轻型装甲车辆为基础,逐步建立工业化,但我们知道这种口号容易喊,实践困难。此外沙特军购本来就是沙特外交的一个重要部分,军费开支再多,架不住要维持的关系多,因此这么多年,沙特本国国防工业只能在低位徘徊。

此次沙特军购也能看出沙特寻求本国工业化的野心,此次军购中,沙特支付的价格偏高,这种价格偏高是极不正常的,因为沙特实际上可以左右逢源,有多种方式可以压低价格。那么这种价格虚高,我们可以推测为沙特引进生产线在本国专利生产,这一点从上文中提到的进口装备主要集中在轻兵器,轻型装甲车和S-400防空系统这一低一高两端中可以看出端倪,即尽快实现轻武器、轻型车辆制造,降低装备采购维护成本,冲击高端技术。但沙特对于俄罗斯装备性能还存有疑虑,同时也不排除利用俄罗斯工业,压迫西方提供廉价技术的可能性。

沙特此次建立本国工业决心大,步骤务实,从短期看会取得一定成效,但从长期看,沙特官僚体系复杂,行政效率差,内部倾轧严重,存在人亡政息的问题,沙特此次建立军事工业体系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沙特国内的政治问题带来的波及。

改革危机

沙特政府于去年提出《2030愿景》(Vision 2030),旨在推动沙特经济、政治一系列改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降低对石油财政的依赖。决心很大,包括543个措施和346个目标,并且列出了目标和实现路线图,以及问责机制。其中特别提高要提高沙特公民的教育水平和技能水平,要求民众要积极参加工作,不能总是依靠国家财政补助。从大的层面看就要是实现沙特国家转型,向一个不依靠石油经济的经济强国迈进。

当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石油经济是中东经济基石,转型哪是一朝一夕,况且在低油价周期,中东各国经济皆遭受重创,除沙特外,都遭遇财政严重赤字问题。即使是中东经济晴雨表的阿联酋,近期开征所谓健康税,明年还要开征增值税,免税天堂地位不复存在,堪称饮鸩止渴。整个中东经济虽不能说严冬凌烈,但至少是秋风萧瑟。沙特自然不能免俗,《2030愿景》需要国家强大的资金支持在经济形势下行中,资金又在何方呢?

对中东国家的改革思维回路不要看他怎么说,关键看他怎么做,一个过于宽广的计划本身就是疯狂的。2030愿景多少有点萨勒曼国王帮助自己儿子上位之嫌,随着85后的萨勒曼成为王位继承人,近期这个愿景出现问题了,沙特政府为了筹措资金,一度表示要降低公职人员的收入,最近表示暂缓降低。此举直接导致2030愿景中很多项目缺乏投入,很多改革目标远低于预期,至于问责机制,自从问责了前任王位继承人后,好像没再问责过谁。

这种情况外国人看不懂,沙特政坛还是心知肚明的。特别是沙特君主制只是要求国王姓沙特,并不意味着一定是沙特萨勒曼家族。相反,随着萨勒曼国王任命其子萨勒曼为王位继承人,意味着传统的兄终弟及传统被打破,烟波诡谲的王室政治从来不乏政变,特别是一位81岁的国王和32岁的王储。

当改革牌不顺利时,通过新的外交成果,暂时转移国内视线,缓和国内局势,是一个较为高明的政治选项。但反过来说,这种转移一般是短期行为而非长期战略,沙特和俄罗斯最终会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