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每个人都会有缺陷,就像被上帝咬过的苹果,有的人缺陷比较大,正是因为上帝特别喜欢他的芬芳。

2、了解一切,就会原谅一切。

3、人并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

【书札名句】托尔斯泰的28条书摘名言,以大文豪的感悟解析为人处世良方-远东网

4、选择你所喜欢的,爱你所选择的。

5、我们都在等待,等待着别的人来拯救我们自己。

6、没人对你说“不”的时候 你是长不大的。

7、幸福的家庭有同样的幸福,而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

8、一个人就像一个分数,他的实际才能是分子,他的自我评价是分母──分母越大,分数的价值就越小。

9、人生的价值,并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

10、如果爱一个人,那就爱整个的他,实事求是地照他本来的面目去爱他,而不是脱离实际希望他这样那样的。

11、人都是为希望而活,因为有了希望,人才有生活的勇气。

12、没有风暴,船帆不过是一块破布。

13、你能否做到– 胆大而不急躁,迅速而不轻佻,爱动而不粗浮,服从上司而不阿谀奉承,身居职守而不刚愎自用,胜而不骄,喜功而不自炫,自重而不自傲,豪爽而不欺人,刚强而不迂腐,活泼而不轻浮,直爽而不幼稚……

【书札名句】托尔斯泰的28条书摘名言,以大文豪的感悟解析为人处世良方-远东网

14、水满则溢,说盈则亏”,这个世界从来只有更美,而没有最美。而最靠近完美的一刻,就是最容易走向相反的时刻。

15、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我们就会纯净得不能再纯净了。

16、每个人都想要改变世界,却没人想过要改变自己。

17、生命、生活,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被人感觉出它的美好的,在平时往往被人忽略的内涵。其实生命的真正意义在于能够自由地享受阳光,森林,山峦,草地,河流,在于平平常常的满足。其它则是无关紧要的。

18、聪明人的特点有三:一是劝别人做的事自己去做;二是决不去做违背自然界的事;三是容忍周围人们的弱点 。

19、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着只有他自己理解的东西。

20、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21、没有单纯、善良和真实,就没有伟大。

22、人生不是一种享乐,而是一桩十分沉重的工作。

23、只有肚子饿的时候,吃东西才有益无害,同样,只有当你有爱心的时候,去同人打交道才会有益无害。

【书札名句】托尔斯泰的28条书摘名言,以大文豪的感悟解析为人处世良方-远东网

24、我觉得人的美貌就在于一笑:如果这一笑增加了脸上的魅力,这脸就是美的;如果这一笑不使它发生变化,它就是平平常常的;如果这一笑损害了它,它就是丑的。

25、他身上发生的这一系列可怕的变化,原因仅仅是他不再相信自己,转而去相信别人。至于他不再相信自己,而去相信别人的原因,那是因为如果相信自己,生活就会变得过于困难:相信自己,意味着处理各种问题都不能考虑追求轻松快乐的肉体的自我,而且几乎总是同他作对;相信别人,意味着无需处理任何问题,所有的问题都已经得到解决,解决问题的原则总是不考虑精神的自我,而只考虑肉体的自我。

【书札名句】托尔斯泰的28条书摘名言,以大文豪的感悟解析为人处世良方-远东网

27、当你意识到自己是个谦虚的人的时候,你马上就已经不是个谦虚的人了。

28、忧来无方,窗外下雨,坐沙发,吃巧克力,读狄更斯,心情又会好起来,和世界妥协。

【书札名句】托尔斯泰的28条书摘名言,以大文豪的感悟解析为人处世良方-远东网


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Лев Николаевич Толстой,1828年9月9日-1910年11月20日),19世纪中期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思想家,哲学家,代表作有《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等。托尔斯泰出生于贵族家庭,1840年入喀山大学,1847 年退学回故乡在自己领地上作改革农奴制的尝试。1851~1854年在高加索军队中服役并开始写作。1854~1855年参加克里米亚战争。1855年11月到彼得堡进入文学界。 1857年托尔斯泰出国,看到资本主义社会重重矛盾,但找不到消灭社会罪恶的途径,只好呼吁人们按照“永恒的宗教真理”生活。1860~1861年,为考察欧洲教育,托尔斯泰再度出国,结识赫尔岑,听狄更斯演讲,会见普鲁东。1863~1869年托尔斯泰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战争与和平》。 1873~1877年他经12次修改,完成其第二部里程碑式巨著《安娜·卡列尼娜》。 70年代末,托尔斯泰的世界观发生巨变,写成《忏悔录》(1879一1882)。80年代创作:剧本《黑暗的势力》(1886)、《教育的果实》(1891),中篇小说《魔鬼》(1911)、《伊凡·伊里奇之死》1886)、《克莱采奏鸣曲》(1891)、《哈泽·穆拉特》(1886~1904);短篇小说《舞会之后》(1903),特别是1889~1899年创作的长篇小说《复活》是他长期思想、艺术探索的总结。托尔斯泰晚年力求过简朴的平民生活,1910年10月从家中出走,11月7日病逝于一个小站,享年82岁。